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初恋总是酸酸的 > 232.美静苏醒,吐露心酸
 
  唐乐被大伙搀扶着坐在走廊的凳子上休息了一会,周美静已经去了重症监护室,整个走廊忽然空荡荡的,只有唐乐一行人在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事,大伙最多的时候就是彼此保持这样的沉默……
  过了一会,唐乐轻轻的睁开了眼睛,吕甜甜紧紧的抱着唐乐,莫小冉拉着唐乐的手,不停的小声说:“不怕!不怕!”
  唐乐呆呆的看着大伙,仿佛自己成了一个寡妇,那种绝望的眼神里,透露着对生活的失望,对老天爷不公平的愤怒。
  这时莫小冉开口说:“要不大伙都回去吧!我们回去等警方的通知,毕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是灰,也要拿给我们看一看,你们说是不是”
  家和听到莫小冉的话忽然冲着莫小冉吼道:“你少给我说屁话,我二哥没死,一刀想捅死我二哥,你以为他是谁啊!我二哥的身体不是一刀能捅死的”
  莫小冉闭上了嘴巴,不停的抹眼泪:“我知道我说错话了,你干嘛这么凶!”
  家和轻轻的拉住了莫小冉的手:“对不起小冉,我……我太激动了”
  这时家和忽然想到了什么:“师傅?我师傅呢?”
  家和立马起身朝着医院值班室跑去,见到护士家和连忙问:“夜里有没有一个男人腿部受伤被救护车送过来的”
  护士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指了指楼上:“昨天夜里跟那个刀伤女孩一起被送过来的,在楼上病房”
  家和连忙带着大伙朝着楼上走去,推开门,大伙都愣了。
  天浩的腿被打上了石膏,呆在床头,而天浩居然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对着电视傻笑。
  大家疑惑:“这……这家伙脑子也受伤了不成?”
  天浩见众人进屋,连忙要起身,不过低头一看,莫小冉居然跟家和手拉着手,天浩把手里的苹果朝着家和砸了过去:“你他妈敢碰新一的未婚妻?你找死是不是!”
  家和抹了抹眼泪再次跪在了地上:“师傅!师傅你没事就好,你吓死我了”
  天浩抬起手就要打,莫小冉上次跟新一演戏,天浩始终认为莫小冉是新一的女人,虽然分手了,可是家和这家伙也不能兔子吃窝边草吧!今天肯定是要清理门户的。
  天浩气的不行,在座的各位,只有莫小冉跟家和认识天浩,其他人只是听说过,唐乐自然听新一提过天浩,知道是新一的师傅,可是唐乐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年轻,好像才二十多岁,而且家和居然还给他跪下了,这……
  唐乐对天浩发火好像你明白了一点,上次新一跟自己解释莫小冉冒充他的未婚妻,骗人家教他功夫,想到这唐乐终于想明白了。
  天浩抬手就要打,莫小冉赶紧走过去:“师傅,谢谢你救了我们,可是我们欺骗了你!”
  天浩一愣:“欺……欺骗?”
  莫小冉赶紧把跪在地上的价格拉了起来,小声说:“你先出去,我给他解释,免得他动手打你”
  家和出去后,莫小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天浩说了个一清二楚,原来莫小冉是家和的女朋友,上次是演戏骗自己教他们功夫的,事情天浩全是明白了,感情被这两个家伙骗了!
  天浩叹了口气:“算了,教都教了,还能怎样,时间不能倒回,如果能倒回,新一也不会……”
  说到这天浩流下了泪水,家和走了进来,紧紧的握住天浩的手:“师傅!您的腿……”
  天浩摇了摇头:“没事,你们别担心,对了,那个女孩死了吗?”
  那个女孩?大家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谁,周美静虽然现在还在昏迷。可是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听大家这么一说,天浩放松了不少,毕竟是一个花季少女,这么年轻就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想到那个女孩,天浩又想到了新一,天浩这个练武的大男人,再也忍不住的放生大哭:“新一,还这么年轻,今年才二十啊……”
  天浩哭了,唐乐却没有哭。而是面无表情看着天浩。
  新一被捅的时候,是唐乐紧紧的抱着新一,天浩看到唐乐在场,立马哽咽的问道:“你就是新一的女朋友吗?”
  唐乐点点头没说话。
  天浩又问:“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啊!”
  唐乐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说:“新一犯了错,那是过来惩罚他的人”
  此话一出,在场的过有人都愣了,吕甜甜一把拉住唐乐的胳膊:“乐乐,你胡说八道什么?”
  唐乐看着吕甜甜又说道:“新一背叛了我,他死了,那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大伙都以为唐乐脑袋受了打击,估计是出毛病了,那可是新一啊!她最爱的男人啊!就算犯了错,现在人都死了,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唐乐就是嘴硬,其实心里比谁都痛苦,新一跟她的感情根本不用多说,两人一路走来有多少风风雨雨都挺过来了,这段感情来之不易,新一现在死了,唐乐就是接受不了,无论家和跟于欢在大桥上看到什么,还是检察院的那群人说了什么,唐乐现在就一个感觉,那就是这是梦,梦肯快就要醒了,一切都会结束。
  天浩听了唐乐的话,也没有吱声,毕竟人家是小两口子,现在新一死了,无论新一跟自己学过多久的功夫,可是在天浩眼中,新一永远是自己的徒弟,自己的第一个徒弟……
  想到这天浩一拳打在墙上愤怒的说:“我刚开始就不应该手下留情,我要知道他手机有枪,我当时就应该累断他的脖子”说到这,天浩又大哭起来“我可怜的徒弟啊!还这么年轻,怎么就没了呢!”
  家和跟于欢低着头一声不吭,自己的结拜兄弟死了,他们俩脑海里已经空白了。
  天浩说:“你们都回去吧!医药费我这边有保险,你们不用担心,回去好好休息,有空去警局问问情况,说不定新一还……”
  说到这天浩别过了头,满脸全是泪水……
  唐乐来到天浩床边鞠了一个躬:“谢谢你救了我们”
  说完唐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伙立马跟了出去:“乐乐,你要去哪里啊!”
  唐乐没有回头,直奔医院门口而去,唐乐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大张泾大桥”
  大伙见唐乐上了出租车,也跟着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跟上前面的车子”
  ~~
  症重监护室,周美静还在昏迷,公检法的人员已经回去了,毕竟人家忙的很,白天还有几起官司要开庭,在说了,十几号人站在走廊里,这架势太吓人,彼此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官,实在不合适。
  马景余也回去了,他很想陪在自己学生旁边,可是有周美静的父母在,马景余很放心,因为比起呆在这里,赶紧去找线索尽早知道那个黑衣人是谁这才是最重要的,只有知道那个凶手的身份,才能水落石出,替自己的学生讨回公道。
  周美静的父亲周健紧紧的握住马景余的手:“回去吧!我们在这陪她就行了,马先生,谢谢您一直这么照顾我们家美静”
  马景余一脸的惭愧,人家父母多通情达理啊!明明是自己没有照顾好人家,人家居然不仅不责怪,而且还……
  马景余惭愧的说:“实在对不起,这都怪我没有照顾好美静,才会有了今天这样的事发生”
  周美静的母亲王云紧紧的握住马景余的手:“马律师,您一定要替我们家美静讨回公道啊!”
  马景余点点头:“二老放心,我这就去公安局一趟,看看那边有什么进展”
  马景余说到这擦了一把眼泪,然后转身离开了……
  病房里只剩下周美静一家三口,周美静的父亲周健跟王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从小乖巧的女儿竟然喜欢上了一个有女朋友的男孩子,自己的女儿从小在学校都是尖子生,更是以江苏理科状元的优秀成绩考进了政法大学,做了实习律师,多聪明的孩子呀,怎么在感情上这么糊涂呢!周美静的父亲周健想不通,周美静的母亲王云同样也想不通。
  周美静戴着洋气罩还在输点滴,漂亮的她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仿佛一个睡美人,漂亮的短发,干净漂亮五官。
  周美静虽然手术很成功,可是人只有醒来才是真的脱离危险,周美静的医生每半小时就会过来一趟,上头已经打了招呼,周美静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一刻也不能松懈,必须好好照看她,只要她醒来,立马往上汇报……
  王云紧紧的握住周美静的手不停的抹眼泪:“美静!你怎么这么糊涂啊!那个小子哪里好了,怎么就把你迷的神魂颠倒,你的前途一片光明,怎么就在感情的事上犯了傻呢!”
  不知什么时候,周美静的手在王云的手里轻轻的动了一下,王云立马坐了起来,连忙松开周美静的手,周健跟王云盯着周美静的手在看,忽然周美静的手又动了一下,王云立马跑了出去:“医生,医生,你快来啊!孩子她,她动了”
  周健紧紧的握住女儿的手:“丫头!丫头!我是爸爸,你睁开眼啊!看看我们,我跟你妈都在,我的好女儿,你睁开眼啊!”
  这时周美静的母亲王云跟两名医生立马跑了进来。
  医生首先摸了摸周美静的脉搏,然后看了看病床旁边仪器上的各种数据,张医生立马握住周健的手:“恭喜啊!恭喜啊!”
  王云周健激动的不行,不停的道谢:“谢谢您,谢谢您,太好了,我们的女儿醒来了”
  这时躺在床上的周美静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王云拉着周美静的手:“美静,是爸妈!有爸妈在你身边,不要怕”
  周美静动了动嘴唇:“新一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