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末法残魂之皇图霸梦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风暴将至
 
日本,山阳道,备后国。

朱训桢亲自率领着皇室、幕府与各地臣服大名组成的十万联军,抵达备后国与安艺国的边界。

自从得到兰花门传来王守仁即将率军抵达东瀛的消息后,朱训桢发疯般地率领联军攻城掠地,将那些不肯乖乖臣服的大名击溃,采用最残酷的手断折磨战败的武士,他的名字也因此令人谈之变色。

在血腥手腕的压迫下,靠近京畿的大名们纷纷表示愿意臣服,遵守御告将嫡子送往京畿仁和寺学习,实则是送到天皇手中当做人质。

如同一阵狂风一般的联军所过之处充满战火与杀戮,除了东山道和西海道部分距离较远的大名仍抱着侥幸心理外,只剩下大内义兴这头老狐狸仍不肯将嫡子送往京畿仁和寺。

大内义兴此时手中依然牢牢掌握着周防、长门、安艺、石见、丰前和筑前六个令制国,可谓是兵强马壮,自然不肯轻易妥协。

朱训桢见这头老狐狸如此冥顽不灵,便决定下个目标就拿他开刀,只要大内义兴被联军击败,剩余的那些偏远大名自然也就不敢再心存侥幸。

 

山阳道,周防国。

大内义兴此时正在沙盘前焦急的踱着步子,联军已经抵达安艺国边界,自己手下的大名们听说联军对于战败国残忍的手段后,纷纷暗示自己应该先假意臣服天皇和幕府,将嫡子大内义隆送到仁和寺,等联军撤兵之后,在做打算。

但大内义兴明白,凭自己的权势,若是将长子大内义隆送到仁和寺,定会被天皇和幕府当做筹码,趁机要挟自己,一点点吞噬自己的地盘,直到把自己逼死!只要自己一日不死,京畿的那些混蛋就无法安然入眠,因此除了反抗,自己别无选择。

自从父亲大内政弘病故后,大内义兴就接过大内家家督的重任,一生征战不断,被当世称为绝代枭雄,全盛时曾领七国守护,官至三位左京大夫,并出任管领代,执掌幕政。

大内氏的实力也在自己带领下越来越强盛,成为雄霸东瀛西南的头号家族,除军事实力外,大内义兴还握有对明勘合贸易的大权,并加强对明朝的贸易,这项特权使大内氏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也使大内氏达到鼎盛时期。

但同样带来的,还有细川高国和幕府的妒忌,所以大内义兴最后只得返回领国,就是为了继续保住手中的对明贸易权。

回想自己在内外多难的环境下度过如此波澜壮阔的一生,在看着眼前这个性格软弱的长子,大内义兴不由在心中暗叹一声,已经十四岁的大内义隆连杀人都不敢睁着眼,这样如何上战场打仗?

自己十六岁时就已经率军出战近江国,赢得人生第一份荣耀,这个儿子到底像谁!?若是将他送到京畿,指定难以活着回来,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就算再不喜爱,也不能将长子往火坑中推!

想到这里,大内义兴将心一横,决定答应“那个人的请求”,跟联军死磕到底!

 

日本海域,对马海峡。

大明水师的舰队浩浩荡荡从对马海峡驶向山阳道的长门国,站在船头之上的王守仁看着远方阴沉的天空,心中同样波涛汹涌。

此次出行一入黄海就遭遇超强风暴,舰队不得不前往朝鲜的仁川附近停靠,直到风暴过后,才重新起航奔赴日本,如此一来,比原本计划抵达日本的时间足足迟了近十天。

虽然已经派人带着正德的密诏,先乘快船前往日本京畿去面见天皇和幕府将军,但大军一日未抵达日本,击败朱训桢的难度就会赠多一分。

王守仁收到密报,如今朱训桢率领的联军已经征服东瀛绝大部分大名,好在自己最为看重的盟友——大内义兴,还没有被联军击溃,只要自己加紧航程尽快抵达长门国,与大内义兴合兵一处,那就有机会挫败联军,生擒叛逆,解除正德的心头大患。

想到此处,王守仁又在心中细细推敲日本国内的形势:若是朱训桢被擒,受损最大的正是天皇和细川高国等人,但对于与朱训桢交恶的足利义稙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京畿,天皇御所。

老态龙钟的后柏原天皇此时正与一名肩披黑色绒袍,内穿白衣的书生面对而坐。

这书生看起来年约三十岁左右,五官俊美、皮肤白皙,却又丝毫没有女人气,看起来英姿飒爽甚是不凡,此人正是王守仁麾下的千门除将——夺命书生。

夺命书生旁边放着一把装饰精美的长剑,看着单薄的剑身,后柏原天皇只道对方是用来装饰,因此也没让护卫没收此剑。

“天皇阁下想必已经清楚,我家王大人乃大明朝皇帝钦封的讨逆大将军,前来东瀛只为抓捕叛逆,希望天皇阁下不要听信那叛逆的诡言。否则在无意中冒犯了大明天威,将会使天子震怒,血染海疆!”夺命书生说完后,淡淡地看着眼前这位日本国身份最为尊贵的老人。

后柏原天皇双手颤抖着看完正德皇帝写给自己的密信,又听了夺命书生这番软中带硬的话,挤出一丝笑意说道:“天使(藩属国对大明天子信使的尊称)放心,我先前被那叛逆蛊惑,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既然大明朝的天子送来密诏,我日本皇室定当全力配合王将军擒拿那名叛逆!”

夺命书生听到这个答案后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后柏原天皇颤巍巍拿出自己的印信在密诏上盖章,而后就拿着印有后柏原天皇印信的密诏拜别离去。

夺命书生刚走,躲在暗处知仁亲王就慌慌张张的跑出来焦急的劝道:“陛下,不、不可,我们好不容易易才取得今日的战果,若是那位朱大人被明军擒拿,那我们的联军也就随之溃散,届时各地大名势必会蜂拥而起,来报囚禁他们嫡子之仇啊!”

满心窝火的后柏原天皇见到这位继承人慌慌张张的窝囊样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耳光将其抽到在地怒斥道:“混蛋!我还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事吗?!”

见知仁亲王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后柏原天皇在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都怪自己这些年为了韬光养晦,在那些实力强横的大名面前过于懦弱,导致这位储君的性格也唯唯诺诺,没有一点皇者之风。

殊不知自己是为了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好夺回属于皇室的权势,而这个儿子,却是真的性格软弱,处事惊慌。

想到这里,后柏原天皇将知仁亲王从地上拉起,用缓和一些的语气说道:“父皇当然知道现在还不能将朱训桢交给明军,可是大明的皇帝已经给我们下了密诏,我们是大明的藩属国,若是抗旨不遵,就会触怒大明,届时大明的军队渡海而来,皇室又怎有招架之力?所以我们只有先答应下来,然后再从长计议。”

知仁亲王这才知道父亲的考量,羞愧的说道:“陛下英明!都是儿臣过于慌乱,一时间才乱了方寸。”

后柏原天皇瞥了知仁亲王一眼,说道:“怎么,你还真以为我老糊涂了?”

知仁亲王忙跪在地上说道:“儿臣不敢!”

后柏原天皇不再理会知仁亲王,看着窗wai阴沉的天空幽幽的说道:“这场暴雨过后,天气将会更加晴朗……”

 

京畿,幕府城堡。

足利义稙与田山尚顺终于舒展开紧蹙多日的愁眉。

自从收到大明使者的密诏,足利义稙就知道反击的时刻到了,不仅向夺命书生表示自己愿意全力配合明军的行动,并将朱训桢在京畿内的秘密据点,如玉汤泉等尽数泄露给明军。

更为险恶的是,他还诬赖细川高国与足利义晴等人明知朱训桢身份,还故意与之联合,想架空自己这个幕府将军,而后带领大军挥师前往大明沿海作乱。

夺命书生见这名叫做足利义稙的幕府将军果然如王掌门所料般可以利用,就将王守仁交代的计划转告给足利义稙,足利义稙等人自然是满口答应。

见任务轻松完成,夺命书生将口信通过千门的情报系统传出去后,就对足利义稙提供的众多真真假假的情报进行统计,以便掌门好鉴别排查。

足利义稙和田山尚顺万万没想到在绝境之时,还能遇到如此天赐良机,只要能与明军联手击溃朱训桢率领的联军,届时细川高国与足利义晴等人势必会受到牵连,而那个时候,就是自己发动反击的时刻!

吉朗看着难掩喜色的足利义稙和田山尚顺,心中却依然有些担忧,然后抬头看着天空中阴沉的乌云,在心中暗想:已经十一月下旬了,天空中为何仍有乌云密集?给人一种风暴将至的感觉,若是真的有暴风云来临,那对于海上航行的舰队来说,无疑又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