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全宗除我皆玩家 > 第66章 特想报答恩情
 
白塾泽听到此话, 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报答,他并非不想报答,而是一穷二白, 所有的钱财都被拿来炼制本命法宝和后续添加的材料,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白塾泽说:“斯容道友,鱼月道友, 花朝道友,我十分感谢你救了我们,我现在囊中羞涩……”

声音渐轻, 白塾泽看见刚才一拳锤爆金震钢牙猪脑壳的鱼月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颗巨牙猪心脏。

随后, 一把捏碎了它!

白塾泽立马高声道:“就算我日子过得再清贫,我也绝对会想办法报答几位的救命之恩!”

斯容他们听到白塾泽的话, 立马眉开眼笑道:“这多不好意思, 说说你想报答我们什么, 现在给不出, 写个欠条以后还上也行。”

白塾泽:“……”

这三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杀个煞级妖兽跟玩儿一样, 杀他这个金丹初期的肯定也不费劲, 况且他本就不善斗法打架。

白塾泽勉强地笑道:“我也不知几位道友缺些什么,我看道友们方才收集了许多妖兽尸体,还有那疑似变异的金震巨牙猪, 不知道友是否想好去哪家店铺出手这些, 不同的店铺收购价格差异很大。”

斯容他们诚实地说:“我们对这些不了解,它们不都是委托任务上要的东西吗?”

白塾泽摇头说:“委托任务里门道很多, 有些委托任务专门盯准不懂市场的人,特别是那些长期收购材料的任务,除了少部分炼器炼丹的要用, 大部分都是倒买倒卖……若是认识靠谱的收购店,直接卖给店里钱更多。”

斯容三人恍然大悟,他们架起白塾泽道:“行,这事儿我们没决定权,你和我们一块儿回去,给我们宗主说说这事儿。”

白塾泽被斯容三人大力带回了巡林小屋。

白塾泽可以很肯定地说,这是一个新破小门派。

他第一次见到只有一间住人屋子的门派,还是间木屋,做工再精致那也是木屋。

白塾泽视线扫过,他眼睛瞪圆,一个身形瘦弱马尾高高竖起的黑衣少年正在以树枝劈柴。

明明是一根树枝,却被他用出了极品法宝的气势。

黑衣少年注意到他的视线,抬眼看向了他,明明眼中没什么情绪,白塾泽却感觉看着那双眼便如入冰窖,他浑身一寒。

斯容说:“这是我们小师弟,你叫他小师弟就行。”

“啊?”白塾泽愣了下,“你们的小师弟让我也叫他小师弟吗?”

花朝说:“我们小师弟姓小名师弟不行么?小师弟,宗主呢?”

白塾泽立马乖乖地打了声招呼说:“小师弟好。”

小师弟头微微向侧边一歪,他记得这个人身上的臭味,他慢吞吞地说:“师姐在屋里修炼,要喊她出来么?”

斯容他们点头。

云萻自己便推着轮椅出来了。

她在木屋里就闻到了那股味道。

云萻听着斯容三人的介绍,视线落在白塾泽身上,白塾泽正注视着她,眼中情绪有些复杂。

也不知是不是云萻的错觉,她竟然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一丝孺慕之情。

云萻:这人是不是多少有点大病?

白塾泽注意到云萻眼神中的怪异,他尴尬地想要钻地埋了自己。

离云萻的距离越近,他越是觉得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令他感到极为舒适温暖。那种想要亲近对方的情绪自发地涌现,根本不受他本人的控制。

过了好一会儿,白塾泽习惯这种自带温暖的气息,他才详细地开始解释收购店和委托任务的事。

全真宗人听得很认真。

白塾泽说完,他补充了一句:“平时不在意那些小钱的人,对这种事情无所谓,收购店的位置一般都比较偏僻,需要仔仔细细找一段时间才行,不像任务委托处坐帷幕鱼就能直接到。”

另外,一般的委托任务不会给贡献点,做不做或者放弃都不会有影响。

除了一些必须由门派接的委托任务,散修能接的委托任务和门派能接的委托任务一样。

白塾泽做散修那么多年,他对委托任务里的门道清楚得很,刚接触委托任务的新手便很容易被坑。

云萻听懂,她谢过白塾泽,并询问对方:“请问你有推荐的收购店铺吗?”

白塾泽用力点头,“有,老熟人了,收购价格比市价更高一点,我可以领你们过去,一定好好报答你们的恩情!”

恩情?云萻看向斯容等人,他们只介绍了白塾泽的身份,没说他们是怎么碰面的。

三个精灵族笑得十分乖巧:“我们不小心救下了他,他非要报答我们的恩情,我们盛情难却……是不是啊,泽泽?”

尾音稍稍下沉,白塾泽听出了暗含其中的警告,他当即昂首挺胸道:“是,我生平第一次遇到这么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人,我自己觉得这样不行,我必须好好报答救命之恩良心上才过得去!”

白塾泽语气愤慨激昂如同宣誓,好像谁不让他报答恩情他就立马要和对方拼命一样。

云萻听得一言难尽,她怀疑精灵族威胁了对方,但她又不能戳穿这一点,玩家都是她的帮手。

精灵族倒是听得很满意。

斯容直播间的观众在冷笑。

-“报答精灵族的恩情,我看是想暴打还差不多!”

-“日常想暴打精灵族。”

-“喂喂,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个白塾泽的伤口好得特别快,刚才还挺虚弱一人,回来路上就活蹦乱跳精神得不行。”

-“他被斯容拔掉肚子上的剑还像个没事人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npc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每当我被精灵族的脸欺骗的时候,他们总会露出本性让我意识到他们根本不是什么美好善良的种族,他们就是在打着行好事的名义打劫!”

-“这一族都是披着美人皮的强盗!土匪!山匪!”

斯容懒得理会视野里不断刷新的精选评论,有时辱骂和嫉妒也是一种仰望。

废物就是喜欢抱团疯狂攻击强者身上某个他们不喜欢的点,斯容表示能够理解。

“宗主。”斯容从乾坤袋里取出四颗大金牙,他说:“巨牙猪里真有你说的这种金牙猪。”

云萻惊讶,她随口一说居然还说中了。

白塾泽小声道:“以前从未听说过有这种变异巨牙猪的存在,新发现的妖兽如果能被写进妖兽图鉴,可以拿到一笔不菲的奖励。”

云萻心道玩家运气不错。

忽然她反应过来,这应该和言出法随没关系吧,她说金牙猪的时候,可没有一点用法术的感觉。

花朝打断了云萻的分心,他说:“宗主,这四颗大金牙个头比我们想的要大,给你做床三根就够了,剩下的一根绑做你轮椅的装饰怎么样,一看就特别威武霸气!”

爱好狩猎的种族都有一个通病,他们喜欢把战利品统统展示出来。

精灵族隐隐有把云萻当成他们战利品展示架的念头,云萻委婉拒绝道:“还是都换取灵币吧,那是全真宗最缺的东西,一切为宗门发展考虑。”

鱼月把一根大金牙往云萻轮椅后面一放,她特别真挚地说:“不要紧,宗主你要相信我们的赚钱能力,只要这附近一直有妖兽,我们就能一直赚钱,不差这一根金猪牙的卖。”

云萻义正辞严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我们不能忽视每一件小事物带来的成效!全真宗发展前期,我们一定要注重启动金积累,不可浪费每一个灵币,确保它们都在应有的地方发挥作用!”

斯容、鱼月和花朝一听,宗主说得有道理。

他们拿回金猪牙,说:“我们这就让白塾泽带我们去收购店卖……”

“呜呜呜呜——”

所有人看向哭声传来的地方。

白塾泽泪流满面,他边哭露出比大家更困惑的表情,边擦眼泪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我一听云宗主严厉说话的声音,就觉得特别感动。”

鱼月给白塾泽递了一块抹布。

斯容问:“为什么?”

白塾泽一个大男人,在那可劲用抹布抹眼泪,抽噎道:“我从小便是孤儿,没有见过自己的爹娘,大家总说我是怪物不和我玩……我想如果我有娘,她严厉说话的时候,应该就和云宗主一样吧。”

精灵族顿露同情之色,他们拍着白塾泽的背说:“原来你是孤儿啊,太可怜了,没关系的,我们宗主人好又可靠还容易感动,你想把她当娘就当娘吧,以后记得好好孝顺她。”

突然当娘的云萻:“……”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