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 > 第92章 怨愤
 
  不知道,或许说,不能!
  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那么大度宽容,就不会犹豫的说“不知道”了。
  她和姚氏之间的战争,只是来自于姚氏害死了阿娘和弟弟,若非如此,因为懂得女人的不易,受打压受刻薄,没什么不能忍的。
  终有一日她会离开这个家。
  女人不似男子,有高阔的天地可以去飞,她们守着一方天地,忍受婆母刁难、族人挑剔,教养孩子、打理族务,让她们瘦弱的肩膀能扛住所有的压力、所有的动力,原不过家族荣耀和丈夫的宠爱。
  到头来发现自己所期盼的都是空,失望和痛苦足以压垮她们所有的理智,歇斯底里。
  夏日的雨总是说停就停了,容妈妈看着薄薄蝉翼纱下投进的光落在繁漪的脸上,伴着雨后潮湿的泥土气息,幽晃的仿若一汪碧水幽梦。
  似乎永远看不透这个姑娘到底在想些什么:“姑娘不希望公子回去么?”
  繁漪邈远道:“回去有什么好的,便是靠他自己也能挣得一份前程。只是……”轻烟飘荡着疏散开,拢在屏风上,似山峦间终年不散的雾霭,朦胧了未知的前程,“他不想回去,可他会去的。”
  容妈妈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姑娘这话怎么说?”
  繁漪没有回答,只是望着远处。
  冬芮掀了纱幔进来道:“南苍过来了。”
  繁漪的指尖点在冰雕上,时间久了,那抹微凉渐渐冰冷,最终引来一阵刺骨的痛,“叫小厨房准备一些开胃的饭菜,再把我的琴带上。”
  繁漪长吁了一声,闭了闭眼,抹去了指尖的水,“妈妈,姜家的那些公子姑娘、姨娘、管事,能查到多少都去查一查,去他们外放的任地查。他们回京不会把所有奴仆都带回来,去那些旧仆嘴里问,一定能知道不少。再去楚家的那些铺子也传个话去,盯住姜家的人。”
  虽说做鬼的那几年里她也晓得了不少那些人的事,却是不能直接拿来用的,总要有个遮掩。
  琰华如今势单力薄,不能预知些什么,刚回去的一段时间里怕是要吃不少亏了,若是能有个“未卜先知”的本事,好歹能比前世走的顺当些。
  容妈妈惊讶她先人一步的思虑周全,眼神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有了更深层的想法,却只是点头应下:“我,一定让人小心办好,不让那边儿察觉了动静。”
  南苍见她出来便行在了她身侧:“姑娘晓得一些了吧?今日休息,公子从昨日傍晚进了书房到现在还未出来。”
  明朗的天光破开云层无遮无拦的流淌在天地间,宛若温泉眼处翻涌的微烫的水,飞鸟盘旋在树梢间,静静停当在高空的云层好似重山之间的棉云,厚厚的雾白。
  整个府邸在姚氏被收了中馈之后平静的叫人心意闲和疏懒。
  繁漪清浅而沉着的安抚道:“交给我。”
  进了清华斋,长春和容生两个急匆匆就迎了上来:“姑娘,公子和您亲近,您去劝劝,这也不知道怎么了,关在里头都几顿没吃了,这么热的天哪能受得了啊!”
  看来长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我知道,别着急。”繁漪抱了琴去了东厢房,吩咐道:“把吃食摆好,洗漱的东西准备好。”
  瞧着她笑意清清的和缓从容,好似很有把握的样子,两个小厮呆呆的点了点头,便去忙开了。
  去了东厢,在长案前坐下,挽起莲青色绣了纤长的嫩绿色的叶倒垂的衣袖,纤纤十指调试了琴音,轻拢慢捻的拨动了琴弦,旋律旋转错落而出。
  手势牵动下露出一截中衣小袖,滚边的雪缎上点着多多嫩黄娇软的桂子,格外的明艳温柔。
  伴着树梢上云雀清脆的滴沥,错觉间好似看到春华灿烂的春日山巅,花叶依依下淙淙泉水伶仃蜿蜒,有交颈的鸟儿窃窃私语的滴沥,是不尽的温存和期盼,仿若这人世间只有缠绵春色,而无绝望的沉闷。
  在南苍惊讶的眼神下,琰华从书房出来,站在东厢的门口静静听着她拨弄琴弦。
  “你怎么会这首曲子?”
  默了半晌,琰华抿了抿唇,眸中似有一缕对琴音的温柔,“很少人知道。”
  这首的曲子是那些年琰华心烦时会弹的,繁漪猜着大约是年幼时他常听了慕文湘弹的吧!
  说到底,琰华太清楚他母亲的心思了,说不让他和姜家有牵扯,自己的心里却是从未放下了那个人。
  哪怕孤寂一生,也忘不却与那人相处时的缠绵。
  或许,这首曲子就是她自己普的吧!
  繁漪的身影最是高挑纤瘦,一直青玉流苏的簪子谢谢的簪在松松弯起的堕马髻上,动作间牵动了流苏轻曳,给她微微苍白的脸庞平添几分脆弱的优柔,“忘了是从哪里听来的了。不高兴的时候我就弹,一遍又一遍。”
  抚平了琴音,以一泊娴静安稳的目光迎向他的注视,“或许,苦闷的人生里,有这样清泠的温柔才能舒缓一星半点的苦滋味了。”
  阳光被水滴檐挡了一下,斜斜的从廊下折进来,晃晃的天光落在他一身清珀色的衣衫上,拢起一层淡淡的柔光,挺直的背脊如青松翠翠,神色依然清隽,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却难掩了复杂。
  似乎有恨,也有无奈。
  繁漪起身,牵了他的衣袖送他回了安置的房门口,“先去洗漱,好好醒一醒神,我还未用膳,待会儿陪我用一些。去吧!”
  南苍奇怪的看着她,日光照在她素白的皮肤上几乎透明,那拨弄琴弦的纤纤十指若春葱细嫩,人美的有些邈远,好似秋末阳光下的桂子,一场冬雨乍来就要消散了。
  “那首曲子是姨母普的,大约只有平鹤书院的人听过。”
  南苍虽是他们师傅捡来的,但一想慕文湘照顾的多谢,便称了她为姨母。
  灿灿金光披在清华斋,每一树的花卉都有了迷离的光晕,细风之下轻轻摇曳着,看的久了京生出一股无何奈可的无力感。
  繁漪微微一垂眸,“恩,猜到了。”默然须臾,“大约是哪位公子下山时弹过的,被我偶然听去了。这首曲子,充满了希望,不是么?”
  下了台阶,在一树石榴树上折了一枝清媚蜿蜒的花枝,插在了冰雕的缝隙里,烈烈如火的颜色映在半透明的微冷上,好似整座冰雕都有了明媚的颜色,家具的暗色压抑住的空间也生动了起来。
  内室的门打开,繁漪看过去,换了一身月牙色袍子的他清朗如天边月色,那是她入夏时给他置办下的。
  招了他来桌前坐下,笑意温软如春日柳梢的嫩芽:“很好看。这世上没任何事情值得你颓败自己的神思。我们活着,脚下的这条路再不好走也要努力让它好走。”盛了粥到他面前,莹白软糯,“几顿不吃也不怕饿坏了身子,喝点温热的粥,晚膳时再正经吃,小心膈楞坏了肠胃。”
  这样温柔的絮叨,琰华听在耳中觉得喉间有些微痛,思绪飘的有些远,这些年除了母亲也便是她了。
  静静无声了用完了不算早膳也不算午膳的早午膳。
  长春高高兴兴的进来收走了餐具。
  容生手脚麻利的上了茶来。
  夏日里坐在冰雕旁,喝一盏热茶,很是舒爽。
  琰华盯着手中茶盏里舒展的茶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却是清新至极的,细细一想,这些年来不计是悄悄掩过来的,还是之后光明正大送来的,都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
  都是恰恰好的,用了合手,也不出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