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 > 第二百章 也许这便是秀儿吧
 
  因为附骨血蚊独一无二的特性,轻而易举的钻入了子鬼体内。

  这些蚊虫会一直蛰伏在内脏中,只要秦白不施加影响,它们便不会引起妖魔的注意。

  对于秦白来说,除了能够削弱妖魔之外,还能大大增加蛊虫炼成的概率。

  如果让他通过常规炼蛊的方式,这些附骨血蚊至少要死掉八成以上。

  但现在依靠着子鬼的养分供给,能够存活下来的数量便会大大增加了,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有可能蜕变为蛊妖。

  就连洪荒的异兽都无法奈何附骨血蚊,可见其难缠程度。

  当然有利有弊,附骨血蚊体积毕竟远超寻常蚊虫,面对体型较小的修士和妖魔时就难以寄生了。

  而且附骨血蚊很难正面对敌,毕竟手段太过于单一。

  总体来说秦白还是很满意的,但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其余人惊世骇俗的目光,魔道巨孽也不过如此了。

  知秋一叶咽了口唾沫,他已经退到了十几米远的地方,实在是刚才的画面冲击感太强了。

  “阿弥陀佛,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施主好神通。”白云禅师脸色很快恢复了平常,得道高僧的心理素质不是假的。

  “没有,只是寻常的术法而已。”秦白见几人如此反应,顿时尴尬的笑了笑。

  他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况且自己也就画风阴间了点,干得事情可都是正能量。

  秦白快步朝着山崖的方向走去。

  燕赤霞看着其背影,脸色复杂的跟了上去:“秦白,蛊虫毕竟是邪门外道,特别是你这样以自身为巢,容易影响根基。”

  “没事的,我心里有数,蛊虫也只是兼修罢了。”

  秦白当然知道蛊虫这玩意的邪乎,很多人都是以自身血液喂养的,但他有一个小世界在,不养白不养。

  “对于蛊术有所疑惑的话,可去湘州,那里的苗疆一族对于蛊术很是擅长。”

  燕赤霞提醒了一句后便不再多言了,虽说亦师亦友,但毕竟不是同门,他并不想干预对方的选择。

  秦白暗自记下,如果可以的话他确实得去一趟。

  想要将水族箱里的龙鱼炼化成本命蛊虫可不简单,前人的经验能帮自己少走很多弯路。

  秦白心里有种预感,只要龙鱼能够成为本命蛊虫,他便能够完全掌控,甚至可以试着从水族箱中唤出来。

  要知道龙鱼的潜力绝不止如此,它的身躯已经越来越庞大了,早已经远超同类了。

  未来说不定依靠着烹饪神通,还能挣脱血脉的束缚,由此更进一步。

  不过还是得从长计议,龙鱼关乎着神通存亡,不得不谨慎些。

  众人很快来到了山崖的位置,远离了子鬼后,那股摄人心魄的压力也小了很多。

  白云禅师右手一挥,身上的袈裟平铺在地上,他盘腿坐了上去。

  接着他转头看向秦白,刚准备开口提议对方一同到袈裟上。

  没想到秦白很是干脆的一趴,十几柄飞剑再次将他的身体撑了起来。

  驾轻就熟后,他这次御剑要顺利多了,虽然姿势依旧猎奇,但至少速度提升了不少。

  甚至于秦白都开始觉得平躺着御剑还是蛮不错的,毕竟风阻小,更能体现飙车的技术。

  而那些剑修一个个站着御剑,生怕别人忍不住自己。

  没错,说的就是你燕赤霞。

  大半个时辰后,秦白几人返回了金山寺,原本是中午下的地底,而现在天色已经到了傍晚。

  见时间不早,他们与白云禅师告别后便朝德雲社而去。

  有了附骨血蚊后,秦白能够隐约察觉到子鬼的情况。

  他知道现在时间已经所剩不多,必须尽快将白蛇传第三幕水漫金山搬上戏台。

  但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的,随时准备应对妖魔袭来的危险。

  这些秦白都与燕赤霞两人说过,接下来他们便准备围绕着西湖以及金山寺布置法阵。

  法阵的材料则由秦白提供,为了增加威力,材料兑换都是选择同类型品质最好的,力求万无一失。

  白蛇传也开始了新的预热。

  杭城的居民在路过德雲社之时,他们发现原本嫁衣的海报竟然被撤了下来,换上来一张全新的。

  依旧是水墨风格,上面画着滔天的洪水,白素贞站在一艘孤舟上,独自面对着眼前的局面。

  而法海站在水浪的顶端,手持着金钵,无量佛光将白素贞所笼罩,看上去准备将对方慑服。

  不少人围着海报议论纷纷,试图从画中猜测戏剧的内容。

  李连一脸的欣喜,他忍不住开口说道:“白蛇传终于要出新戏了……”

  耿昱倒是显得略有些失望:“真不知李兄你为何会喜这戏,要我说嫁衣才是独一无二。”

  “你不觉得骇人嘛,我记得耿昱兄你已经是第三次去看嫁衣了吧?”

  耿昱得意的笑道:“不,是第四次。”

  李连摇了摇头,难不成这就是艺高人胆大?

  自己看完嫁衣后回去几天都没有睡好觉,甚至有些不敢在夜间走山路,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感觉德雲社窝在杭城有些可惜,七月十五说不定有机会……”

  “什么机会?”李连听到了耿昱的自语,忍不住问道。

  耿昱犹豫了片刻后解释道:“再过两月便是会试,之后七月的中元节皇帝组织祭祖,到时可能会邀请中了会试的贡士。”

  他想想也觉得可能性不大,摇头说道:“如若秦掌柜愿意将德雲社带去京城,以他的功名说不定能在皇帝面前演出。”

  “功名?”李连声音不由得高了起来。

  耿昱语气中带着敬意:“秦掌柜乃是去年金榜题名的举人,自然有资格参加会试。”

  “我只是觉得以他淡泊名利的性格,应该不会去凑这热闹。”

  “这……”

  李连说不出话了,自己寒窗苦读十数年都没能考上的举人竟然视如鸡肋,而且还能轻而易举撰写出经典的戏剧。

  正巧秦白从德雲社门口出来,他见到石狮子位置有些偏移,就顺手调整了一下。

  沉重的石狮子在他手中如同无物,李连的大脑陷入了空白。

  难不成世上真有才华横溢到样样精通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