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百足夜行 > 第0035丶有本事你上来!求收藏!
 
  原来是遇到本尊了。

  但和传闻中想象的不一样,至少和新一听到的描述还是有很大差异的。

  传闻中的花子是个留着锅盖头,穿着红裙子白衫的女娃儿。

  都市传说里面,花子的故事发生在旧校舍,她曾经是个经常受到欺凌的孩子,就跟新一差不多,她生前经常被同班的三个女孩欺负。

  亦如平常的某一天,她被关在了厕所里面,也就是在厕所的最后一格,悲剧的事情在那天就这么发生了。

  她因为心脏病发作,恰巧被关在了里面,门又打不开,最后死在了厕所,死之前任凭她如何对外呼救,使劲敲打厕所门,都无人回应。

  以讹传讹的关系,版本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还有人说是那天校园大火,花子困在厕所,是被烟熏给呛死,被大火活活烧死的。

  从那以后,如果你在一个厕所的时候。偶然间,听见最后一间厕所里面发出,门打不开,门打不开的呼救声,这个时候花子就会来找你。

  然后,就有了以下能够躲避花子的几种说法:

  洗手的时候不要看镜子;

  在上厕所的时候请勿看天花板;

  当你听到有人叫你名字的时候,千万不要回头。

  如果不遵循这么做的话,后果将由你自己承担。

  再来看眼前的这位,特别是某些部位,让男人臆想的部位,完全没有一个孩子该有的童稚气息,反倒在那身黑色纱裙,展现出来的隐约魅惑,更加衬托出这个女人的成熟性感。

  新一注视着自称花子的女人,她的脑袋上没有生人独有的特征,死亡的时间特征。

  经过了两天的适应期,新一渐渐习惯了能看见生人头上死亡时间的能力,他发现,能力的触发是有范围限制的,距离直径五十米,也就是说以自己为中心,直线眺望二十五米内的人,都能看见他们头上显示出死亡的时间,反之则没有。

  另外,如有物体隔挡,灵体物质构成的虚幻,自己也无法看见,啊!对了,补充一下,如果是尸体又或者是鸡腿鱼一类,也都能够看见生物的死亡日期,不局限于人类。

  新一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那么,花子小姐,请问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问的时候,内心没有太多的心理准备,新一只求对方不要跟上次医院碰到的那四个一样,没说几句话,霸王硬上弓,来霸占自己的身体。

  花子从头至尾都很有礼貌,就连拜托新一都是叩首祈求:“我希望,您能帮我赶走旧校舍新来的灵魂,这样大家都会感谢你的,我能从你身上感受到普通人没有的灵压,所以拜托你一定要帮助我。”如此恳求道。

  花子的容颜也有了转变,变回了正常少女的容貌。

  新一脸上满是难为之色,他哪里有什么能够对付灵异的手段,自己只是个菜鸟,上去不还是个送头选手。

  新一打算谢绝,委婉的说道:“对不起,花子小姐,我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神通广大,我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没有能力帮你赶走那个怪异。”

  嗯?不对,刚刚她是不是说了大家,对的,我没听错。

  新一这才意识过来,悄无声息的,他已经被一群不知道什么的玩意团团围住。

  顿时,整个人变的呆若木鸡,他的额头后背手心都被汗液浸润,汗如雨下,这一幕总感觉似曾相识。

  新一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全身的肌肉再一次揪紧,活像一座雕像绷直了站在原地。

  花子还叩首跪在地上,请求新一的答应。

  而花子的右边,是一位戴着口罩的婆婆,婆婆的身形瘦弱,消瘦的脸印堂发黑,粗糙的眉毛下一双深邃空洞的双眼死盯着新一不放。

  盯......

  盯......

  这是“第六大不可思议”的田中婆婆

  田中婆婆说道:“小伙子,我美吗?”

  新一没回答,因为他知道,田中婆婆还有一个外号,人送“裂口女”,所以不管回答漂亮,还是不漂亮,田中婆婆都有可能给自己来上一刀。

  花子的头顶上多出了一双脚,白袜子黑鞋子,在空中摇啊~摇啊~晃啊~晃的。

  新一视线沿着脚跟,然后是小腿肚,大腿,小肚腩,胸口的红巾,最后是头,缓缓向上抬头看去,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翻着死鱼眼和新一四目对视,颜容几乎被披头盖脸的长发遮住无法辨认,唯独那双死鱼眼能中辨认。

  女人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通向未知的领域,也不知道田中婆婆手中的刀能不能割断这个绳子。

  或许是绳子的关系,她是被吊死的死相肯定很难看,舌头都挂在外面,所以女人说话有些大舌头,还很凶:“喂,臭小子,你瞅啥?有本事你上来啊!”

  新一:“......”

  这应该就是那位理化教室的女学生了,“第二大不可思议”。

  啪啪啪啪啪......

  清脆又响亮的拍地板的声音,在整个厕所里面回响,墙壁上,地面上,天花板上凭空出现了数十只,甚至数百只绯红的血手印,新鲜黏稠,湿哒哒的贴在上面。

  一只蓬头垢面的不明爬行物种,四肢撑地,趴在花子的旁边,呼吸声急促,胸腔上下浮动,像狗一样哈着气,看来周围的血手印都是他的杰作,爬累了才这么喘。

  “第四大不可思议”血染的水井。

  新一的神经越发的紧绷,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忽然,他感觉身心有些发冷,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裤脚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一样,准确的说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被抓住的那一刻,他整个人是麻木的,脑子是一片空白的。

  他有种强烈的感觉,感觉这东西会顺着自己的裤腿爬上来,心里越是这么想,就越会实现。

  裤腿再次一紧,又被抓了一次,随后整条腿被这东西缠绕住,爬了上来。

  冰冰凉的触觉,一下子传达到了大脑的中枢神经系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