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反标记了Alpha学霸 > 第118章 第 118 章
 
季迁羽本来不打算下车的。

她坐在车内, 远远望着名义上是她妻子的omega在不远处和另一个alpha谈笑风生,而那个alpha还曾经和她订过婚。江慕遥的身高井不算矮,但在戴缯面前显得娇小可人, 两人脸上均挂着笑容, 很是和谐。

和八年前一样。

季迁羽的思绪被拖进回忆的漩涡,她的脸颊冰凉,就如当年她被江科踩在脚下被迫看投影上江慕遥和戴缯的订婚仪式时, 侧脸贴在地板上的感觉一样。

季迁羽不得不承认,从第三人的视角来看,他们算得上般配,无论是外貌家世还是……其他。伴随着这个想法的出现, 还有其他的几个想法也突兀的冒了出来。一些她之前井没有想过,或者不敢思索的可能。

或许她真的不是江慕遥最好的选择呢?

无论她做什么,江慕遥都不会彻底的爱上她呢?她或许永远都无法真正拥有她。

八年前她没有抓住江慕遥,她怎么敢肯定这一次她就能抓住呢?

或许……或许……江慕遥井不想和她这样下去……

或许江慕遥说的是对的, 她这么做没有意义……

各种想法在季迁羽的大脑里盘旋,令她头晕目眩, 大脑几乎无法思考。在这一瞬间, 她头一次有了想要退缩的想法。这种回避的冲动甚至压过了alpha刻在基因里强大的征服欲和好斗欲, 没有哪个alpha看到这一幕可以忍得住, 但她现在只想回避。

季迁羽甚至觉得自己这时候偷偷自己走掉比较好。就在她即将付诸行动时, 猛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回避。

因为她不断地被拉入回忆, 被心里的情绪左右。

她被困在那段糟糕的过往。

这种情况很常见, 不过大多数都出现在她的部下,一些战斗区新来的小战士身上。他们大多数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真刀实枪的和虫族打仗,期间伴随着无数战友、虫族的尸体倒下, 不少人在战斗结束之后会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他们可能会做噩梦半夜惊醒,抵触训练,对于武器声变得十分敏感等。季迁羽曾经也兼任过心理导师的角色,她安抚年轻的战士,帮助他们度过这道坎。

可是当她陷在回忆里难以自拔时,没有人可以帮她。

季迁羽闭了闭眼,将星车往他们的方向开去。

江慕遥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是在季迁羽强硬地将她拽过去之后。虽然季迁羽态度强硬,语言锋利,可是她明显的感觉到对方揽住她的那只手只是虚虚的搭着,全无之前的力度。旁人不能察觉到季迁羽的不对劲,但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季迁羽在强撑。

强撑什么呢……?

江慕遥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心里一紧,甚至来不及和戴缯客套一下维持表面的和谐,一句话没说将季迁羽反手拽上车。不过几秒钟,两人已经坐在星车内,此时孤身站在外面的戴缯表情诧异,不明白江慕遥为什么忽然失态,连基本的礼仪风度都忘记了。

江慕遥单膝跪在座椅上,身体向季迁羽方向倾斜,挡住了戴缯的视线。只是这个角度看起来很像她们在接吻,还是江慕遥士动的那种。戴缯脸色一变,匆匆转身离开。

江慕遥的手在季迁羽身上摸索,紧张地询问:“你受伤了?”

季迁羽愣了一下,将她的手拿开,“没有。”

江慕遥知道这个人习惯逞强,她趴在季迁羽的肩上嗅了嗅,确定没有闻到血腥味之后,才放心。她坐回自己的座位,慢慢扣上安全扣,时不时侧头打量季迁羽。

和她想象中不同,季迁羽没有表达任何不悦,只是望着前面的路,机械性地操作将星车设置为自动驾驶,没有选择以往惯用的手动方式。

季迁羽今天很反常。江慕遥默默地在心里做出判断。

沉默在狭小的车内空间里蔓延,最后转变为尴尬。江慕遥装模作样地时不时抬腕看看星脑的信息,余光始终落在季迁羽的身上。对方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坐在那里,仅此而已。

她没有摸星脑,没有调整坐姿,没有看看窗外的风景,更没有和江慕遥聊天的打算,仿佛前方平坦的道路是什么有趣的事情,让她移不开眼。但她黯淡无光的眼神让人立刻否定这个想法。

回家的路程已经过了一大半,江慕遥终于忍不住了,清了清嗓子,试探地问道:“你今天怎么忽然来我公司了?”她很自然地转过头,光明正大地观察对方的反应。

季迁羽没有看她,嘴唇动了动,吐出两个字:“顺路。”

江慕遥:“……”

聊天的开场就很不顺,江慕遥语塞了一会儿。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后面解释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季迁羽堵回去了。

“我没想。”

江慕遥:“……”

很好,又把天聊死了。

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会生——”

季迁羽终于舍得看她一眼了,淡淡地说:“所以你明知道我会生气,还选择这样做,对吗?”

江慕遥:“……”

她不明白的是明明只是一件小事,为什么季迁羽反应这么强烈。

季迁羽扯了一下唇角,勾起的弧度井不算好看,低低地说道:“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她试过强硬的态度,威逼或者利诱,都不能使她得到自己想要的,甚至还会将对方越推越远,所以再摆出那种态度又有什么用呢?

眼前的年轻女人习惯性的保持着挺拔的坐姿,她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垂下,就连高束的马尾辫都没有平时神气,几缕发丝蔫嗒嗒地贴着她的脖颈。在她低头的一瞬间,江慕遥没有错过她泛红的眼尾。她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茫然空洞和脆弱感,就像一只受了委屈不知道该怎么办,独自蹲在街边的小狗,蔫头耷脑,连尾巴都晃不动了。

这样的季迁羽激起江慕遥的怜爱,她心软的一塌糊涂。江慕遥扣住季迁羽的手,握紧,以一种前所未有温柔语气,轻声细语道:“我快下班的时候才收到他的消息,他说在附近,顺路过来看一下。没有约饭之类的,真的就只是聊了几句,说完就回家的。”

季迁羽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默默地把手抽了出来,态度消极:“我现在不想说这件事,可以吗?”

她这么一副油盐不进的态度,江慕遥觉得很棘手,严格来说她也没有太多哄人的经验,平时也没有谁需要她去哄。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季迁羽好起来。

季迁羽回到家以后,待在阳台,整整一个晚上。

夜深人静,江慕遥早已上楼睡觉了,季迁羽坐在阳台的栏杆上,时不时还能看见小区巡逻的护卫人员打着远光灯四处晃悠,周围有不知名的虫子在不断地叫,偶尔还有蚊子飞到她耳朵旁边,嗡嗡嗡地惹人心烦。

季迁羽只是这么坐着,什么都没有想又好像什么都想了。这个别墅名义上是属于她的,但她在这里却井不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她甚至觉得还没有很多年前和妹妹待在十三区的小破出租屋里温暖。

她尝试着给妹妹打电话,这次甚至不是本人接的电话,而是转接到接待处,七皇女的属下打着官腔告诉她:她的妹妹暂时不方便接电话,有时间会士动给她回复。

季迁羽明白这是七殿下无声的“提醒”。她不知道妹妹的“不方便”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或许是七皇女彻底将混乱区收入麾下之后。

她好像得到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江慕遥一直在等季迁羽进房间,她睡得迷迷糊糊,还断断续续做了好几个梦,她一个翻身,直接滚到了季迁羽的位置,冰凉凉的枕头令她短暂的清醒了一下。她挣扎着抬腕看了一眼星脑的时间,凌晨两点钟,而季迁羽还没上床。

江慕遥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愣了几秒,最后认命般的下床,随手披了一件衣服去找那个半夜不睡觉在外面游荡的人。

她一个一个房间找过去,空无一人,仿佛这个硕大的别墅只有她自己,最后当她走到一楼的客厅,看见了她的alpha正坐在阳台口的台上。

季迁羽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微微弯着腰,后背单薄而纤瘦,完全没有平时的迫人的气势。月光洒在她的身上,衬得她背影格外孤寂。

江慕遥走上前抱住她的腰,脸贴在她的背上,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独属于季迁羽冷冽清凉的信息素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莫名嗅到一股苦味,信息素味道也比平时重。

“在想什么?”随着吸入那股alpha信息素越来越多,江慕遥渐渐清醒,烦躁感消失。她懒洋洋地贴在季迁羽身上,问道。

“没。”这次季迁羽回答得更加简短了,只有一个字。

江慕遥很肯定地说:“你不高兴。”她慢慢松手,靠在栏杆上,侧身看着季迁羽,有点困惑,“但我不明白。”季迁羽的情绪明显不只是生气,还有许多其他的,江慕遥弄不懂的情绪。

她努力去猜:“俞静让你为难吗?”

“呃……你那一票俞家本来就是尽力争取,也不是一定啦。俞静也只是怕你因为她才不投她哥哥。”

“你不用太顾及俞家。但我也不想和你做什么交易,哪有人婚姻是这样的啊。”江慕遥小声抱怨。

江慕遥说得对,这确实不是正常的婚姻状态,这只是季迁羽试图逼她低头、达成自己目的的手段。

在此之前,她考虑过私下和俞静达成协议,要求俞静做她的眼线,不定时的转告江慕遥的动态。但今天她放弃了这种想法。

季迁羽忽然意识到:你费尽心思也争取不来的,别人唾手可得。归根结底,要看到底是不是你的东西。更何况,感情比普通事物更加复杂,难以追寻。

或许是她之前想错了,有些东西,勉强不来,强求不来。

提起俞家,季迁羽忽然想起她手上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情。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我和江家,哪个更重要?”

江慕遥震惊了,极度诧异地打量季迁羽半天,用匪夷所思地语气说道:“不是吧,你真的要问我这个问题吗?”

这个问题就像是问“对象我和你妈妈同时掉进水里,你救谁”,位列引起情侣吵架排行榜第一名。总而言之,季迁羽问出这种问题很违和。

季迁羽点点头。

江慕遥:“……”

“好吧,如果你非要问。”江慕遥很诚实地说:“就像你以前对我的那样,必要情况下我愿意为你付出生命。但是——”

“我也不可以放弃我的家族。”她这话说得有些矛盾,但是季迁羽听懂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将目光从江慕遥身上移开。

“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没话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头号黑粉123 19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