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异界崛起之我有帝国系统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掩败为胜(四)
 
高丽王国,芒苏山区,赤阳临时指挥部。

然而,就当陆冬生的雁翎刀要搭上李成玄脖子的时候,这厮接下来的话语救了他自己一命!见后者愿意为己方斡旋东月岛和自由贸易事宜,跪坐在主位上的范胡子用力咳了一声嗽,而后,气壮如牛的陆大哨长就只能乖乖将出了鞘的钢刀重新插回了刀鞘,并把受了惊吓的李大掮客毕恭毕敬的请回了原来座位。

接下来,随着赤阳步军把总范景范大人“啪啪啪”一拍巴掌,两个强壮的旗军捧上来两个盖着红布的托盘,那上面整整齐齐摆着四十锭品相极好的水丝纹银,合计足有二百两之多!

“南湖先生,贵方可出粮食三千石,白银一千五百两的价钱,换取我军退兵;至于东月岛,一个破烂小岛,要是先生与判书大人愿意,我等也愿意出每年五十两银子的价格租下,唯有自由贸易,出入高丽国土,还请先生与判书大人能够帮忙!

当然,我们也不会让你们白忙,这里有二百两足色纹银,只要先生愿意,其中的五十两就是先生的了,至于其他的,还请先生能够帮个忙,将它们带到判书大人面前!大家都是聪明人,合辄两利,分辄两害的相信不用我多说,先生与判书大人也应该能够明白!说不得,日后咱们双方合作的机会还长着呢,您说是不是啊?”

“呃,仔细想想,其实你说的还是蛮有道理的!不过,要想办好自由贸易的事,光这些可不够,贵方还得答应我几个条件,判书大人才会动用他的人脉关系,帮你们运作此事……”

银子是白的,眼珠子是黑的!李成玄的眼睛自从白花花的银子出现后,就没有一刻转动过,先前的不卑不亢,有礼有节这会儿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只见这厮一手一个五两重的小元宝,豪不掩饰,便急吼吼的往自己袖袋里塞,左一个,右一个,时间仅仅过了数息,十锭亮闪闪的纹银就被他变魔术般的藏入了衣服里。

接下来,收了好处的李大幕僚就在众人面前上演了一出大变脸,他不仅满口同意了赤阳提出的条件,甚至还放下身段,主动开始为后者出谋划策!当然了,在此期间,这厮也没忘了在自己的话语里夹带私货。毕竟,崔鸣吉崔大判书可是一张稳定的长期饭票,他不想因为自己没有完成前者布置的任务,进而在前者面前失宠!

“什么条件,南湖先生但说无妨,只要我等能办到的,必然不会叫先生失望……”见谈判终于进入了最关键的环节,范胡子也不用陆冬生传话了,直接一把推开后者,自己赤膊上阵了!

“好,首领果然够爽快!首先,贵方需准备一千两足色纹银,或是价值一千两纹银的其他东西,供判书大人上下打点,拉拢那些官员们;其次,每年的贸易所得利润中抽一到三成上缴给判书大人,由他老人家代你们交入国库;最后,帮我们一个小忙,一个对于你们有利无害的小忙!完成这些事情后,你们就能得到在金浦郡自由贸易的机会!

当然了,你们不能以现在的身份进入,得要伪装成明国来的海商,与此同时,你们还得遵守我们高丽的法律,不得在驻地附近作奸犯科!另外,你们的大船也不得进入江华海峡,必须在桥桐岛换乘没有武备的小船,才能进入……”

“什么小忙,南湖先生不妨直言!吾辈皆是刀头舔血的战场厮杀汉,最是不喜婆婆妈妈……”

听完李成玄的三个条件,范景范胡子感觉问题不大,于是就用一种较为轻松的语气答应了前者的要求!但转念一想对方三个要求中还有一个至今不明,便开口让后者跟自己说个明白,而李成玄见对方爽快,也就不再婆婆妈妈,直接把自家恩主崔鸣吉交待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位首领,判书大人想让你们帮着演一场戏,即你们收到钱粮后,撤退的时候需要伪装成被我们打败的样子,而那几艘被你们俘获的板屋船和几百名军士也需要一并还给我们。作为交换,每艘船判书大人可以给你们白银二百两的赎金,至于人,判书大人也定下了每人一两银子的赎金,您看这么做可行否?”

图穷匕现,见一切事情都已敲定,李成玄终于把此行自己的真正目的说了出来,而范胡子等人听完后,脸上却是首次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们同时建设两座营地,因此需要大量的人手帮自己干活,再加上此次俘获的战俘都是身强力壮的高丽现役军人,自己若是将他们放回,崔鸣吉再给他们补充一下子武器,高丽人很快便能重新武装起一支颇有战力的军队来,届时,如果他们贼心不死,包藏祸心的话,那可就麻烦了!赤阳虽然已经打败这些人一次,但自身伤亡也不小,要是再来一次,估计不一定能够毫发无伤的将他们再次吃下!

“诸位放心,崔判书是个明事理的人,不会做那卸磨杀驴之事!再说,咱们往后合作的日子还长着呢,到时候遇上难办的事情免不得还要请贵方出手相助……”像是窥破了赤阳诸人的小心思,李成玄嘿然一笑,一口喝干了酒杯中的剑南烧春,然后起身向众人行了一个罗圈揖,继续其笑晏晏说道,“当然了,此事颇大,诸位不相信我也是正理,这样吧,我留在这儿,直到所有交易结束再回去,如何?”

“南湖先生,请恕我等无礼,就你一个留下恐怕不太够格。毕竟,你能保证崔鸣吉崔大判书不会关键时刻牺牲你一人,进而获取一场真真正正的大胜吗?要知道,那可比现在用钱买来的大胜硬扎多了!你说,是不是啊南湖先生……”

“那要不然就把俘获的战船,俘虏最后一刻交付如何,到时候你们有快船,大炮,我们就是想拦也拦不住你们……”细细一想,自己的份量恐怕还真像眼前这帮贼寇说的那样,不如一场真正的胜利重要!南湖先生李成玄叹了一口气,还是做出了妥协,毕竟,现在是自家恩主需要一场大胜来稳固地位,免除责罚,不是人家需要和谈,有的时候必要的妥协是需要的!

“船只,俘虏交给你们没事,配合你们演戏也没事,甚至南湖先生也可以先回去,既然咱们要合作,那么最基本的信任还是要有的,不过,有一句话希望先生能够帮我带给贵上崔判书!我们凶鲨海盗团不想惹事,但也不怕惹事,若是他不顾江湖道义,想玩什么花样,我们凶鲨三千人马,战船数十艘随时恭候大驾!只是到时候,就别怪我们兄弟心狠手黑,将这小小的高丽搅得天翻地覆,不得安宁!”

伸手轻轻推开了范胡子,赤阳大BOSS康林终于登场了!只见这厮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手中拿着瓷质小酒壶,先是给高丽使者李成玄面前的酒杯里满上了一杯剑南烧春,紧接着又给自己也满上了一杯,最后举起酒杯轻轻与前者一碰杯,眨眼的工夫就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其间虽无太多的言语,但那股纵横睥睨的霸气却是外露无疑!

“好,这位首领,天朝有句名言说得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现下即便我吹得天花乱坠,相信你们也不会相信,一切还是交给时间来裁决吧,在下,以及在下的东主定然不会教你失望……”

望着敌人首领那种顾盼生雄的做派,自诩足智多谋的李成玄这会儿多少有点失神,吏曹判书崔鸣吉大人虽然饱读诗书,亦善于经营,但他身上却没有前者身上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没有那种让人纳头就拜的气质,然而这只是暂时的,多年以来游学四处,在官宦手下为幕的阅历让他很快就清醒过来。于是,这厮清了清嗓子,向前者做出了最为庄重的承诺!

“好,先生的话我记下了,日后只要判书大人不负我等,我等海外之人也必然不负判书大人!”见李成玄做了承诺,康林为安抚前者,也立即挥动大笔给这厮画了个大饼,反正,尔虞我诈不用花钱,且互相骗着再说!

“좋아,그럼다음에작별을고하겠습니다.여러분,안녕히계십시오.여러분,안녕히계십시오.곧가겠습니다.(好,那接下来在下就先告辞了,诸位请留步,诸位请留步,李某这就去了)……”双方既已勾兑结束,沉甸甸的银箱也背在了随从身上,高丽使者李成玄也不迟疑,立即起身做了个罗圈揖,然后就向一干赤阳首领,军官辞行,他要赶紧回去将谈判结果禀报自家恩主,而后者也不挽留,只是微一抱拳就把前者礼送出了临时指挥部!随后,密集的锣鼓声不断响起,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范胡子,王堂,严四将指挥部下旗军,预备兵,新附军接连后撤两里地,在一千米外的沿海地区等待崔鸣吉的下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