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恶毒女配翻身后 > 看中
 
南柚回来的第三日, 鸿程赛决赛正式开始。
流芫见她有兴趣,干脆取来了一张白纸,将前十至二十的名单一一写上, 再递给她看。
前十的, 基本都是熟人,可再往后看, 有些名字便陌生起来。
“这毕竟只是进来人数的一小部分, 更多你认得的,都上了第六第七层。”流芫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语解惑。
眼下,三人已到了星界的地盘中,庭院宽敞,绿植花木,修剪得宜,看得出花了心思布置。
南柚的手指微动,一路往下,落在了流芫的名字上, 一看那名次,便笑了:“我们小六, 竟在前二十中垫底?”
流芫拍了下桌子,不满地嘟囔:“先前心思不在赛事上,名次稍不好看, 等我这次上场,扳回一城。”
南柚憋着笑,肩膀耸动了两下。
女侍绕过长廊,覆在她耳边轻语:“姑娘,天族太子殿下来了。”
南柚顿时变戏法一样敛了笑容, 她摆了摆手,道:“去回了他,就说我没空,这段时间都不见客,让他不要再来了。”
“你这声音大得,我人在外面都能听见。”
南柚循声抬眸,一眼就见到轻松立在墙顶的穆祀,少年储君一身银白,腰间的血色玉佩便是身上最艳丽的颜色,褪去了素日的威严老成,倒恢复了从前温和儒雅,书生润意的模样。
南柚腾的一下站起来,与他对视了一息,别过头,道:“那日我与你说的难道还不够明白?我这里,不欢迎太子殿下。”
穆祀轻轻松松从墙头跳下来,不甚在意地行至她跟前,看了看她的脸色,温和地笑了笑:“很少见你有如此气恼的时候,脸都红了。”
南柚实在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神情面对他,她睫毛动了动,压下心中的一股无名火,道:“说吧,你这么屡次三番的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确实是有一件事,想同你商议。”
南柚顿时露出了一副果真如此的神情。
穆祀没忍住笑了一下。
“鸿城赛之后,你预备带着星界队伍去哪?”穆祀在南柚面前,一向没什么架子,前后的反差,倒是让流芫看得一愣。
“你问这个做什么?”南柚警惕起来,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像是燃起了火星。
“我的意思是,你我二族向来交好,此次亦可合作,共赢。”穆祀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半俯下身,伸手将小姑娘鬓边的碎发挽到耳后,问:“你觉得如何?”
南柚连着后退了好几步,神情之间的嫌恶之色任谁都能清楚地看出来,“穆祀,你再敢这样,我让孚祗将你手打折了丢出去。”
穆祀没忍住皱了下眉:“你十分倚重信赖他?”
“右右,你不要和跟他走得太近了。他只是一根折柳,你与他身份差别悬殊,从侍,就该有从侍的样子。”
“够了。”南柚看向他,眸色沉沉,隐有愠怒:“穆祀,你是在教我做事吗?”
饶是两人自□□好,争执吵闹不在少数,但南柚从未如这两日一样对他处处疏远,动辄就说重话。穆祀原以为,导致他们关系急剧直下的最大变数,是清漾,可如今看来,又不太确定。
穆祀太了解南柚了。
了解到心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再同她争执一句,结局必然是不欢而散。
他笑着退让一步,不动声色将话题扯回:“那你觉得我方才的提议如何?”
南柚摁了摁眉心,面无表情地回:“穆祀,你是真觉得自己太聪明,还是我已经蠢到可以任你牵着鼻子走的程度了?”
“跟天族同行?你们是得了免费的助力没错,我们能得到什么?你们不要的残羹剩饭?”
穆祀再好的脾性,在面对小姑娘一字一句戳人的话语时,也有些遭不住了,更何况他自幼高高在上,何曾被人如此反驳呛声过。
他蹙眉,道:“我既如此提议,自然不会让你吃亏。”
“若不是听闻你出事,我根本不会跑这一趟。”穆祀沉声道:“我既来了,又知你身体受损,自然是要替你着想,助你寻找机缘。”
这也正是南柚矛盾的一点。
在书中,她未来深渊,穆祀也确实没走这一趟。
她虽不想再与穆祀扯上干系,可人家毕竟是为她来到深渊,还有一点便是,她即便是同穆祀关系不如从前,也绝不想将人推向清漾,成为她的助力。
她沉默了挺长一段时间,而后僵硬地扯了扯嘴角,道:“那你详细说说,若是同行,如何分配所得之物?别的也没什么,可天榜前十的兽灵,我们星界同样需要,到时遇到了,算谁的?若是分,又怎么分,按什么分?”
“这些自然都不是问题,我明日会让梓七送来详细的条例,你若是没意见,此事便如此定下。”
南柚沉思了一会,开口:“这事我还得跟大哥哥与二哥哥说一声,星界和妖界早约好了一同行动,现在加上你们,需要顾虑的地方很多,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他们会愿意的。”穆祀似是早料到了一般,他垂眸笑了笑,道:“三族若同行,所遇之物皆按功分,可天榜有名的兽灵,就另当别论,我不会给他们如此大的好处。”
“右右,我不是对每个人,都如对你一般好说话。”
“明日鸿程赛决赛,记得来看,给你准备了一份礼。”
南柚心烦意乱,随意抹了一把脸,敷衍至极地赶他回去。
夜里,南柚百般无聊,自己一个人在庭院里看月亮。
孚祗在她身侧坐着,月光落下来,他流水一样的墨发蜿蜒到腰际,干净而纯粹,像是蕴天地而生的精灵,妖这个字眼,与他并不是十分相配。
“孚祗,若不出意料,明日鸿程赛结束后,三族的队伍将会整顿,集结在一起,开始寻找天榜靠前的兽灵。”南柚将小脸靠在他的膝上,小兽一样地蹭了两下:“我决意让你做星界统帅。”
“姑娘?”孚祗垂眸,道:“星界之内,并无从侍号令世族子弟的例子,此举,恐会引起他们不满。”
“不怕。”南柚笑着望向他,“星界之人只认实力,有实力者任什么职都是理所应当的。”
“父君膝下只有我一个,星界未来的一切,都要交到我的手中,我身边可用之人甚多,可信之人却少。”南柚以手托腮,十分惆怅的模样,“你别看外面那些人,看似都对我不错,可若是没有父君的宠爱,没了星界嫡姑娘的身份,他们人人都巴不得将我推下深渊。”
“人心从来难以捉摸,姑娘年龄还小,不必想这么多。”孚祗伸手覆上她的眼,声音干净如泉水,又带着催眠的意味:“快休息吧,姑娘明日还得早起。”
“那你答应我了?”南柚的睫毛在他温热的掌心中颤了颤,唇畔的笑意鲜活又分明。
孚祗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声音清和:“姑娘所愿,皆臣所愿。”
=====
第二日,烈日当空,鸿程赛决赛正式开始。
南柚跟汕恒,乌鱼坐在同一列,每上场一个人,乌鱼就侧身过来为她介绍。
她的右侧坐着穆祀,左侧坐着流熙和流钰。
流芫等下有比赛,一来就没见到人,南柚一问,才知道是去后面琢磨招式去了。
十个比武台,银白的光团中人影翻飞,灵力波动不俗,一场场胜出与落败过后,排名迅速上升下降,场面十分宏大热闹。
“妖三盟的原熵要出场了。”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人群随之躁动起来。
南柚原本趴在桌子上,提不起什么精神的样子,但听了这个名字,她抬眸,目光跟着众人一起,落到了从妖三盟席位上走出的少年身上。
而于此同时,另外一族,也有天骄走出。
原熵出身巨石族,这一族个个都是铁疙瘩,身强体壮格外抗揍,南柚原以为他必然也是人高马大,但所见却并不是这样。
少年眉眼如画,唇红齿白,肌肤在阳光下烦着陶瓷的光泽,一袭水蓝长衫,笑起来格外好看。
南柚愣了一下,侧头问穆祀:“这个原熵实力如何?”
这还是这几天来的头一次,她主动同他说话,且话语平和不带刺,穆祀认真地回忆了一番,道:“与你大哥势均力敌,这一轮他的对手,打不过他。”
南柚又看了一眼那个眉目带笑的少年,侧首,问另一边端坐的流熙:“大哥哥是否会同他遇上?”
“不止少妖主,他跟太子殿下之间,也得打上一场。”在流熙点头之后,乌鱼补充道。
南柚顿时笑了笑,漂亮的眼中蓄起点点星光,她道:“等会对上他,你们都手下留情些,点到为止,赢了即可。”
此话一出,不止流熙,穆祀和乌鱼,就连汕恒,乃至流钰的目光,都集中聚到了原熵的身上。
“怎么,我们星族的小公主,竟一眼就看上了他?”乌鱼向来喜欢逗她,说话也不顾忌什么,当即便问。
南柚饮了盏果酒,轻声道:“巨石族与星族的关系,倒也不是很差。”
“若是能成,也算门当户对。”
此话一出,周遭片刻都是安静的。
流钰和穆祀,同时放下了手中的酒盏。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评论有红包。
本文篇幅有点长,算是半群像,所以感情戏会在中后篇着重写,至少等幼崽们都长大。
大家可以慢慢追,慢慢看,我也尽量把我所想的整个故事呈现给大家,希望你们喜欢。
谢谢一直陪着我的读者们。
另,今天更新稍微迟了点,明天加更补偿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