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大炎驸马 > 第110章 下药
 
  卫言其实没醉。

  他就是想来说说话,跟羽听雪告个别。

  毕竟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了。

  以后会不会回来,还是个未知数。

  当初羽听雪不顾自身安危,为他挺身而出,那晚又不顾自己的清誉收留他,对他也算是有情有义。

  既然要走了,自然要道个别。

  丫鬟把他送进了房间,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羽听雪又点燃了一根蜡烛,然后为他倒了杯醒酒茶。

  这少女今日穿着淡绿色的薄纱长裙,身段纤长,肌肤雪嫩,脸上略施粉黛,看着素净清雅,格外动人。

  “听雪姑娘,今晚来,是与你告别的。”

  卫言喝了一口茶,并未转弯抹角,直接说明了来意。

  羽听雪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看起来似乎并无惊讶,仿佛早已猜到了,看着他道:“还会回来吗?”

  卫言耸了耸肩,道:“我也不知道,也许不会了吧。”

  武帝的旨意,就是让他永远不要回来了。

  哪怕以后刘病已登基,也要受到霍光等人的掣肘,不能明目张胆地违背先皇的旨意。

  而且,他若是回京会刘病已见面,以前的关系,恐怕是没有了。

  难道还让皇上喊他言哥?

  或者他恭恭敬敬,唯唯诺诺?

  抱歉,他可做不出来。

  所以,他仔细想了想,在伊国当一个逍遥驸马,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还未施行的推恩令,他也不惧。

  毕竟他现在连儿子都没有了。

  就算以后有了,他也早就为其攒下了万贯家财,甚至可能在别处夺得土地,建立一个不受大炎管控的国家了。

  嗯,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虽然有些过于狂妄和自信了,但未尝不能实现。

  毕竟他可是一个有着整个商场和大楼的男人!

  “不会了吗?”

  羽听雪点了点头,道:“也是,你既然与长公主成亲了,自然该去她的封国生活。以你的本事,一定可以在那里大放光彩的。”

  卫言端起茶杯道:“你倒是看得起我。”

  羽听雪微微一笑,道:“当然,我若是看不起你,也不会不顾非议,让你来我闺房了。”

  “咦,这茶水……”

  卫言喝了一口,又喝一口,有些奇怪道:“这茶水的味道有些古怪,怎么……”

  羽听雪目光深深地看着他道:“味道当然古怪,因为我在里面下药了。”

  卫言:“……”

  “是不是感觉越喝越口渴,同时,感觉全身发热?”

  羽听雪一脸平静地道。

  卫言脸色一变,突然想起了什么,颤声道:“你……你是江充的人?你故意接近我,想要害我?”

  羽听雪闻言一愣,道:“江充是谁?没听说过。”

  说完,她站起身,过去把他从椅子上扶了起来,让他坐在了床上,然后蹲在地上,帮他脱掉鞋袜,道:“我给你下的药,叫阴阳合欢散,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春药。”

  卫言浑身滚烫,吃惊道:“春……春药?为何?”

  羽听雪仰起清丽的脸颊,水汪汪的眸子看着他,轻轻咬了一下红唇,道:“你说呢?”

  卫言顿时满脸痛心道:“听雪姑娘,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想要睡我!你……你太令我失望了!啊,好热,快点!”

  羽听雪把他放倒在了床上,脱去了他的外衣。

  卫言虽然有力气,但并没有挣扎,只是满脸虚伪地道:“听雪姑娘,你不能这样,我不允许你这样。”

  这时,羽听雪从床下拿出了一根绳子,快速把他捆绑了起来。

  卫言愣了一下,一脸古怪地看着她道:“没想到听雪姑娘,竟然还好这口,实在是令我……你干嘛?”

  谁知,羽听雪把他紧紧捆绑住后,便退到桌子前,坐了下来,拿起了书籍,看了起来。

  卫言顿感不妙,道:“听雪姑娘,此情此景,你怎么能看书呢?你要干嘛,就抓紧时间啊。”

  羽听雪侧过脸看了他一眼,道:“卫公子,待会儿药效就发作了,我怕你乱来,所以才把你捆住的。毕竟我是清白之身,从未被男子碰过,而你明天就要离开了,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所以,就只能委屈你一晚上了。”

  卫言:“???”

  那你还给我下药?

  “羽听雪,你过分了!明明是你给我下的药,现在又把我捆起来,让我痛苦,你到底是何居心?”

  卫言感觉全身越来越热,已经快受不了了,顿时又惊又怒。

  羽听雪看着书,没有再理睬他。

  卫言越来越燥热,越来越痛苦,只得哀求道:“听说姑娘,你要怎样,你尽管说。”

  羽听雪这才把目光投过去,幽幽叹息了一声,道:“卫公子,妾身就是青楼的一个小小卖艺的,您是高高在上的驸马爷,妾身能怎样呢。妾身只是怕松开了你,你会欺负妾身,然后明天一走了之,妾身岂不是一辈子都毁了?”

  卫言终于明白了,怒道:“你卑鄙!”

  羽听雪脸色微变,低了低头,低声道:“是啊,妾身卑鄙。卫公子若是怨恨,就让您的护卫进来,把妾身千刀万剐了吧。”

  其实外面窗外,几名护卫早已严阵以待,随时准备破窗而入了。

  卫言看着她眸中闪烁的泪光,和那清丽动人的侧颜,突然道:“我说你卑鄙,是因为你只让我喝药,你自己却不喝。你就想让我累死累活地出力,你自己好躺那里享受,能不卑鄙吗?”

  羽听雪闻言一愣。

  卫言看了一眼窗外已经拔剑的人影,道:“听雪姑娘,你也喝几口吧,这样公平些。然后你过来,把我松开,或者不松开也可以。”

  羽听雪怔怔地看着他。

  卫言只得明说道:“明日启程,我带你一起。不就是一万两银子嘛,本驸马出得起。”

  羽听雪手一颤,书本滑落了下去,站起身,泪光盈盈地看着他道:“你真愿意为我赎身?”

  卫言故意放大声音道:“当然!长公主说了,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娶任何女子,后宫佳丽三千人都可以!谁要是心中不满,只管去找长公主告状去!”

  窗外人影,顿了几秒,忽地退去。

  不知为何,卫言心头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快感。

  刚成亲你就去把我丢下,活该我给你戴绿帽子!

  嗯?

  我怎么把自己代入女人了?

  羽听雪忽地端起桌上茶杯,一饮而尽。

  “呼~”

  床头蜡烛被吹灭。

  香风袭来,软玉入怀。

  又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

  PS:

  成绩太差,实在写不下去了,后面会把大纲情节写来的。

  相信许多书友是从九尾狐跟过来的,原来的作者名叫夜落杀,新书会用原来的作者名夜落杀写作,不管大家是否会再去支持,都感谢大家这一路来的陪伴。

  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