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满级大佬为国争光[无限] > 第293章 夜钓(九)【三合一,33w5营养液加更】
 
似乎是为了印证灵猫的猜测, 秦竹叶三人一登上走廊,视线扫过靠着竹墙而坐的小队,在收回目光时倏然暴走, 手里出现一把枪械对准刚回来的‘玩家’就是一枪正中胸口。

岸山组的队员察觉秦竹叶掏枪动作第一反应便是将刚回来的成员挡在身后,这颗子丨弹被防御技能吃掉。而另外两个散装小队别说防御, 连脑子都还没从拿饵料上转过来,就见子弹穿透了同伴身躯。

被偷袭致死的队友要么靠着竹墙死不瞑目, 要么身体后仰直挺挺地挡在地上。

与三人动作一致的还有姜白, 她拿出一把冷兵器脸上笑意还没散, 刀刃直接捅进了站在竹筏上的‘周鹿茸’后背,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杀完‘周鹿茸’, 姜白没有丝毫犹豫地跳到静静停放在不远处水面的竹筏上, 再度将冷兵器刺入。

正常武器碰上竹制品, 不说破不开,但怎么也该有点阻碍,可这竹筏却轻易就被刺穿并冒出红色鲜血, 在她清理第二条竹筏时, 她的耳畔才响起击杀提醒。

与此同时, 被击杀的‘周鹿茸’以及走廊上的两位‘玩家’外形变幻,变成了黑灰色的水蜘蛛尸体。

‘噗呲——’

看到这一幕,岸山组小队里的鲑鱼脸色一狠, 拿出武器从后方把刚用1个防御技能救下来的冒牌货直接弄死。

这个变故在其他玩家与观众眼里,可以说得上是发生得毫无征兆。本来四人平安回来,东夏国精锐小队谈得好好的,已经决定分成两队去芦苇荡里清理畸变水蜘蛛母体。

结果三人说好的拿个钓具,谁曾想竟是来杀人的!

从三人动手再到包括竹筏都变为水蜘蛛尸体,一切只发生在短短半分钟里。

如果尸体还是人形, 玩家乃至观众还能质问东夏国精锐小队发什么疯!可这些尸体已经变成水蜘蛛,这说明他们确实是假冒的。

如果不是东夏国精锐小队反应得快,真要是等分队,说不准要留下隐患。

但玩家还是非常不解且懵逼啊。

“你们……是怎么发现的?”大约过了约两分钟,直到东夏国精锐小队开始清理这些水蜘蛛尸体,散装小队里方才有玩家回过神,不敢置信地看着三人问。

已知跟随npc前往市集的队友被伪装,目前伪装的水蜘蛛母体也已经死亡。

可他们不明白,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异常,相处也非常融洽的情况下,东夏国精锐小队究竟是如何发现的?

这个问题不光让玩家困惑,就连大部分观众也都非常地好奇。

调查员的视线在走廊上巡视两遍,也望向动手的客人,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这些畸变水蜘蛛母体不光有能比拟人类的智商,还具备伪装天赋。除此之外,我想还有能够窃听我们心中所想的本领。”

姜白在确认两条竹筏也是水蜘蛛变幻而成,心底担忧一松,看向众人思路清晰地总结说:“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它们没有与我们接触过,却能跟得上我们的话题,甚至给出让人满意的回答。”

她没有急着回答那位玩家问如何发现的问题,而是把有关于畸变水蜘蛛母体的情报补全。

刚才完全沉浸在东夏国精锐小队干脆利落动手的震撼中,这些玩家思绪被引到畸变水蜘蛛母体上,略作回想,发现情况确实如姜白所言。

他们之所以没有察觉这批玩家存在问题,主要就是他们在回答各个问题上,非常贴合。别说违和感,就是平时交谈都没有这种契合度。

由于众人在认知层面,已经认定该玩家确实是自己队友,自然不会有人闲得没事浪费次数去用探查道具验证。

“你说的这几个天赋我没意见,不过有没有可能畸变水蜘蛛母体,混入了渔民里?”有玩家提出合理猜测道,“如果是在我们之前就有畸变水蜘蛛母体混入渔民当中,那也是有机会跟我们接触的。”

“白天我不知道。”

姜白冷静说:“但昨天晚上,整个厨房里的渔民,数量确实没有变化过。”

由于小队主线有显示,所有玩家都知道渔民npc一共是37位,昨天傍晚众人还特意点了下数。结果发现不多不少正好37位,如果有水蜘蛛母体顶替,那么它必须保证被顶替的那一位没有死。

不然这个数字是对不上的。

所以渔民里存在水蜘蛛母体伪装的可能性很低。

不过当时众人的注意力不在水蜘蛛母体上,凡是在讨论那藏起来的散装玩家,究竟想做什么。已知玩家搭载竹筏入场入住时,确实是24人

下午的时候不确定人还在不在,但临近傍晚分队确实已经找不到影。

结合小队主线的特殊性,这个玩家如果不想要净化点数只想躺赢通关。那确实有可能为了逃避被抓干活,从而躲藏起来,这也是针对其失踪的最合理解释。

“竹筏也是水蜘蛛伪装,这说明另外四个人的竹筏还完好,没有遗失,他们大概率没出事。”注意到竹筏变成水蜘蛛尸体沉入河湖水底,说话的玩家很是放松。

这可是四个玩家啊,一旦损失了,对本来就只有23人在干活的小队打击不小。

“所以说你们是怎么发现异常的?它们连读心都会。”聊完水蜘蛛母体的天赋,完全没有找到任何破绽点的玩家在观众催促下看向姜白,也有些好奇。

虽然水蜘蛛母体没有表现出很强的攻击性,但其辅助与迷惑性,简直让人防不胜防。有一就有二,为了避免下次再发生类似情况,这些玩家均是一副求知若渴的神色。

“它们即便知晓我们内心所想,但对队伍语言却毫无所觉。”姜白倒没有隐瞒,事实上,6个人分成2队,姜白与秦竹叶等人确实有这个想法,但这个冒牌货万万不该自己提出来。

甚至在姜白试探性地说‘马上出发’时,附和得如此明显。

要知道国级玩家小队在大的方针上,即便方案很好,可最终要不要行动,稳妥起见,还是要听听队长的意见。假若队长不在这里也就罢了,但她人就在这,‘周鹿茸’却毫无所觉急着要走,这能是自己队友?!

分队的时候更是可笑。

五人小队里有两个攻击侧成员,再搭上一个潜力玩家,一共六人。分成两队的话,代表着输出的攻击侧两位队员无论如何也不该挤在一个小队啊!

‘周鹿茸’对此毫无所觉,急吼吼就跟上姜白,把两位主输出的队友撇在另一条竹筏上,就差把‘我是冒牌货’写在额头上了。

‘队伍语言’对散装小队的玩家来说有些陌生,不过他们稍一想,就明白估计是水蜘蛛母体在队伍习惯上面踩雷了。就好比一家人,大人每次饭前都习惯倒一杯冰水,一年四季如此。

忽然有一天,家人发现大人没有倾倒,并且还毫无所觉。这种时候如果周围没有存在危机,警惕心不强的家人,可能只会觉得‘ta’有些奇怪,并在心里思索‘ta’为何不倒水。

这种情况应当能被水蜘蛛母体窃听,从而弥补并糊弄。但东夏国精锐小队的警惕心相比这个家庭的成员,简直就是呈几何倍暴涨。他们对队友的要求更高,任何反常之举只要得不到解释,都会遭到紧接而来的试探。

这种试探根本不会给水蜘蛛母体太多反应时间,只要它顺着这个试探进行活动,在它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无法弥补与挽救的破绽,往往已是千疮百孔。

被击杀的畸变水蜘蛛母体可能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会失败,就已经被斩杀。

“所以说想要对抗畸变水蜘蛛母体的伪装,最好的办法还是大家尽量不要分散,碰头的时候最好能拿出代表身份的东西。不过这个队伍语言还是很强,你们反应都很快。”

棕熊国玩家看了看岸山组,又看向东夏国精锐小队的玩家说。

他这话让散装小队的玩家脸色有些微妙,个别玩家多看了岸山组精锐小队两眼,东夏国精锐小队的‘队伍语言’很强这点,他们是非常认可的。

畸变水蜘蛛母体也是倒霉,伪装谁不好,偏偏撞在东夏国精锐小队的枪口上。

但他后一句‘你们反应度很快’,假若是单指东夏国,那确实很快。可要是算上了岸山组,这就不得不说东夏国玩家动手时,他们那反射性的保护举措。

按理说都是各国精锐,用了集结道具进来的高默契高配合玩家,东夏国发现之后,岸山组不光没察觉,居然还保护,这操作直接就是高下立见。

当然,岸山组也可以挽尊一下,譬如浪费1个防御技能只是为了把这1000点净化点数赚到手。

不过灵猫等人明显没有要挽尊的意思,他们率先起身看向调查员说:“我们拿一下钓具跟饵料。”

“稍等一下。”

调查员收回注意力,主动踏入厨房。

“有空闲聊,还是加把劲吧。看看人家小队,一波拿下了5000净化点数。也不知道我们这一个下午过去,能不能收获这么多,真是羡慕。”散装小队里也有岸山组的潜力成员,他状似感叹说。

“那也是人家凭本事拿的,要是让水蜘蛛母体得逞,我们分成2队或者3队,指不定就被带到了坑里。”说话的西国玩家虽然也不太喜欢其它国家的玩家,但这次东夏国虽然大赚特赚让人羡慕,可他们也帮其他人排了雷。

反倒是岸山组精锐小队的表现让人难以信服,得亏这些水蜘蛛的伪装消散的够快,不然这两个队伍说不准还要扯皮甚至爆发冲突。

西国玩家的话得到了其他玩家的赞同,比起净化点数,当然就是性命更重要。

“我们会分队行动,你们自便。”

随着调查员把钓具拿来,灵猫与队友接过后,神色平静地对众人说。

她这个抉择看似是选择一条经济划算的路,可实际上也是想把降低其他人,尤其是东夏国精锐小队的怀疑。这次双方小队的表现对比,实在太过强烈。

该对比除了凸显岸山组实力与警惕不如人之外,其实还有一个隐患,那就是‘他们是否早就知道了?’。这个可能性很小,但难保东夏国精锐小队不会往这个方向思考。

结合崎国与东夏国的冲突,若这么想,也能说得通为何岸山组不对水蜘蛛母体下手。

他们会不会想借着这个机会,拔除几个竞争对手?

在其他人心底这是一个可能性不高的猜测方向,落在灵猫小队里,却是事实。

原以为能顺利让各队分队行动,到时候灵猫五人也许能通过水蜘蛛母体的指引,找到东夏国精锐玩家。不管他们是分2队还是分3队,5打2,不可能打不赢啊!

尤其是芦苇荡的地形与规则极其古怪,说不准连距离传送都出不去。

只要东夏国精锐小队死上2-3个,那岸山组基本足以锁定贡献榜第一,大捞特捞一笔。本来这件事岸山组压根没插手,完全是由水蜘蛛母体在运作。

可谁知东夏国比警报器还敏感,下手更是快如闪电。灵猫等人鱼肉没吃着,惹得一身腥不说,还丢了一个大情报。明面上看似赚了1000点净化点数,实则是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这都不是血亏,而是血崩了。

偏偏明面上,还得摆出一副弄到新情报的轻快与雀跃感,这是何等的让人心梗啊。

岸山组五位成员分成两队登上竹筏后,往一个方向划去,压根没有要跟其他小队继续唠嗑的意思。

当事小队撤了,剩下小队也陷入要不要分头行动的纠结当中。

“这些水蜘蛛母体有智商,还会伪装成人类。你们如果打算在芦苇荡里分开,最好对忽然出现人类有个心理准备。”一直在消化水蜘蛛母体伪装事件的年轻调查员提醒犹豫的客人说。

作为特殊npc的调查员虽然听不懂净化点数、主线之类的东西,但对畸变水蜘蛛母体的这些天赋与特性却依然掌握,他的话也确实是散装小队玩家正在考虑的东西。

就要是小队集体行动,求稳为主。还是分开行动,冒一点风险?

“咳咳,分开行动的话,水蜘蛛母体如果主动找上来,岂不是白给?!”有个玩家灵光一闪看向自己三位队友提议说,“要不然我们钓鱼执法试试?”

“你们自便,我们会采取小队行动。”秦竹叶拿上钓具跟饵料,跳到竹筏上说。

调查员这番话看似是在提醒玩家小心水蜘蛛母体,可听在姜白五人耳里,却是在暗示他们小心其他玩家。净化点数获取上限,注定了玩家小队之间存在竞争。

而东夏国与岸山组精锐小队,更是代表着两个国家阵营。

在玩家生死临头之际,双方不是不可能放下过节,暂时合作度过危机。可假如有机会,兵戈相向很正常。

姜白五人不光要防水蜘蛛,还要防岸山组。毕竟水蜘蛛有智商,说不准就跟他们合作了。二十几人的小队,损失三个不要紧,但国级玩家损失三个,却是断手断脚的重创伤势。

且队长的态度也已经很明确。

分开行动要做好心理准备,反过来说就是让他们稳着来。

事实上他们当前的净化点数收益稳扎稳打都已经甩开第二名一大截,完全没有冒进的理由。

前期再怎么冒进,还得看能不能活到最后。论及‘不可名状活动主题’相关副本,东夏国在经验与稳重甚至底蕴方面,是真的攒下了一笔可贵的非物质财富。

两个散装小队发现东夏国精锐小队确实是先后五人进入开辟出来的同一条通道,他们稍作犹豫,最终还是选择分队行动。不为别的,主要就是想多捞点净化点数。

为此他们严格遵守1小时规矩。

快速进去一趟,找到畸变水蜘蛛母体干掉就折返,之后换地方继续进。

不过想法很美好,现实里畸变水蜘蛛母体也不是那么好找的,有时候往返一趟,花上一个半小时都算快了。

在这些玩家努力清理水蜘蛛母体时,赵如眉反而清闲了下来。

在少年们的努力收割下,由于没有再消耗芦苇制作饵料,这就导致芦苇储备达到饱和。他们回到建筑上,高高兴兴啃着玩家们提供的食物资源,魏光等成年渔民依旧按照以往的作息,在上午九、十点左右便去休息了。

准备等今晚看看能不能抓点小白鱼。

昨天傍晚国级玩家抓的那条小白鱼被养在木盆里,状态还行。赵如眉观察着这条巴掌大小的小白鱼,她上午刚测过污染度。眼下已是下午,她拿出魔法纸,撕下半张伸入水中。

根据空白魔法纸的能量消耗反馈,可以直观地感受到下午能量消耗比上午要缓慢一点。

为此,她用剩下半张还测了下沉淀了几个小时的正常河湖水,没有小白鱼活动的河湖水,能量消耗要快点。虽然差距不算大,但也足以证明小白鱼即便不具备净化效果,也绝对不会污染水质。

[怎么样?怎么样?!有收获吗!]

[我们一定是第一批拿了第一视角,还猜不出主播到底有什么收获的观众!]

[很明显主播是在测水质啊,所以这水质有什么变化吗?小白鱼看起来跟黑鱼是两个品种,虽然是被巨鱼召唤的,但不像巨鱼那样碰不着。]

[另外四位主播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看了下贡献榜,发现四个小队都有收获。不知道今晚上的水蜘蛛数量能不能削减一些,哎,别像昨晚那么多就好了。]

[这个不好说,感觉芦苇荡那么大,藏在里面的水蜘蛛母体肯定有很多。]

大弹幕:[小白鱼对水蜘蛛的吸引力很大啊,等傍晚可以考虑多抓一点养起来,用来钓水蜘蛛。]

大弹幕:[饵料已经提前给了,今晚其他主播不抓也得抓一批吧。可惜老式饲料机囤了那么多的高级饵料,感觉要砸在手里,太可惜了。x5]

大弹幕:[往好里想,起码也赚了45w积分啊。]

对水质感到好奇的观众聊着聊着,又在讨论高级饵料的问题,赵如眉看了眼,顺便清点了下高级饵料,随意说:“有小白鱼存在的水质,污染要轻微一点。”

对于饵料销路受阻,她一点也不担心,反正这东西囤着也不会失效。

用魔法纸把装着小白鱼盆隐藏起来,赵如眉划着竹筏去了趟之前清理过的芦苇荡位置,时隔2个小时再拨开,她在里面行走约半个小时,都没发现新的水蜘蛛卵。

可见短时间里,被清理过的地方不会再被水蜘蛛母体占领。

其他小队的玩家也发现了这点,他们每一次出来,都不得不划着竹筏更换地方。凡是离水上建筑近的,都被他们摸索了个遍,这也就是队伍多,才能这么效率。

要是换作赵如眉一个人上,即便速度很快,可能一整个下午才把建筑周围的水蜘蛛母体清理完。

在下午三四点左右,四个队伍分成各个小队,跑了大约两趟芦苇荡。

周鹿茸四人与出门的少年们终于赶了回来,有了前一次伪装经验在,原本在竹筏上垂钓休息的玩家见状,连忙收杆把竹筏划到建筑附近,要对四位玩家进行身份验证。

身份验证的方法也很简单,拿出道具,激活一下。

“这是有什么东西骗到你们了?”周鹿茸当着众人的面,干脆地拿出照明道具,对着严阵以待的几人摁了摁,有所推测说。

“你们这净化点数怎么赚的?!怎么一下子就飙涨了这么多?”散装队的两位玩家有点后悔,这一趟出门,除了划竹筏,还是划竹筏。什么也没捞着就算了,偏偏队友这边疯狂上分。

但凡小队贡献是队员平分的也好啊,他们还能赚一份,偏偏它不是。这小队除了让24个人的矛盾变成4个小队的大矛盾外,其它方面属实组了个寂寞。

“水蜘蛛母体。”确认完四人身份,顺便拿出侦查道具对剩下六位少年进行判断,发现没有异常,留守的玩家才放下心来道,“你们这一趟有什么收获吗?”

“没太大收获。应该是地图限制缘故,划了将近5个小时竹筏,岸边我们倒是看见了。但看似离着只有几米,实际上划了几分钟都碰不到了,当时这些孩子都不见了。”

周鹿茸回想这一趟经历,只觉跟原来的猜测大差不差,河湖有岸边,但究竟是真的岸边玩家无法靠近,还是只对渔民们开放的存在?这实在是不好说。

“我们当时在原地等了15分钟左右吧,才等到他们从远处驶来。他们也是发现我们忽然不见了,以为丢了火急燎燎把东西置换完就从河岸往回赶,然后碰上了在水道上等待的我们。”周鹿茸补充说。

“如果那个岸边是真实存在。”

说话的玩家特意瞥了眼正在往建筑里搬运物资的npc,他与玩家们的竹筏在另一侧,隔着几米距离,他放轻嗓音说:“那我们也该得到无法切换地图的提醒,不至于划那么一大段距离都靠近不了。”

“你觉得河岸是假的?但这些npc确实换来了东西。”棕熊国玩家说。

“不,我是觉得渔民可能跟我们不一样。河岸在他们眼里是真的,但在我们眼里却不是。”该玩家摇头道。

对于这个推测,留守的玩家看得很开道:“想开点吧,就算他们不是正常的活人,也是我们的任务对象。只要对我们没有威胁就行了,管他是不是人。”

四个小队的主线是在倒计时结束确保还有五位npc存活,目前这些渔民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畸变水蜘蛛。很快四人就在留守玩家的告知下,了解到了畸变水蜘蛛母体以及他们离开期间,众人的发现与收获。

为了小队和谐,留守玩家纷纷表示趁天黑前,再带他们进一趟芦苇荡。

一边是适应芦苇荡的环境,另一边也让他们杀个畸变水蜘蛛母体,把资源往上拉一拉。

这些东西都是小队玩家自己商量,赵如眉这边卸完货,给老式饲料机添加完最后一批材料,一出来就发现那些玩家已经划着竹筏靠近芦苇荡。

眼下离天黑还有2个小时左右,正好还能再进一趟芦苇荡。

划了一天的竹筏的少年们刚排排坐下吃着东西,赵如眉正准备把冷却好的净化技能刷一下,忽然听到一声重重的拉门声,渔民火急燎燎冲出来大喊:“东西!有没有东西!吃的东西!”

“快点,快点找点食物啊,老张,老张快要被饿死了!”这位青年渔民脸上满是惶恐,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

已经跳到竹筏上的赵如眉闻言看了眼小队主线,还是37位npc,她动作矫健又回到走廊,冲进厨房拿了一堆食物招呼就在门口的孩子们:“小秋,你带点能喝的水过来!”

“噢……噢噢!”

小秋愣了下,紧接着反应过来,放下手里袋装食物冲进厨房拿碗装水。

而赵如眉不需要该青年渔民带路,已经快步找到他与老张休息的房间。考虑到水蜘蛛的威胁,原本渔民们也是在周边建筑各有单间,但在玩家强烈要求下,渔民们混住在了这一栋主建筑里,以便照顾。

事实上这里的单间睡2-3个人绰绰有余,赵如眉一冲进来,就发现被唤作老张,年纪约在五六十岁的渔民正对着地板拼命呕吐,但吐出来的只有苦水。

“饿……好饿——”他一边喃喃着饿,一边不断呕吐。

在青年渔民协助着将老张摁住,赵如眉撕开一个包装把里面的软肉食喂给他。

老张吃到东西,迫不及待地开始咀嚼,眼看这饥饿已经止住,但没过几秒,他睁开双眼盯着调查员,迫切而痛苦地问:“还有没有?还有没有?我好饿,我还是好饿啊——”

调查员把整个袋子都给了他。

在老张自己边撕边吃的过程中,小秋端着水过来,顺便给老张解渴。

老张这突如其来的暴食毫无征兆,在他拼命撕扯包装入食期间,青年渔民也被勾起了饥饿,眼睛有些直勾。

“你可以去我那个房间休息,我来照看老张。”见青年渔民神色不对,赵如眉忽然开口。

“……好。”

年轻渔民回过神,咽了下口水强行忍住饥饿,起身出了房间。

他离开后,老张一开始拼命吃东西,还能堵住嘴,但随着好几大袋食物被干掉,他开始边吃边喊饿。

“好饿……我好饿啊——”

明明嘴里还在嚼着食物,老张却神色痛苦地喃喃。

观众都看懵了,听着他一声声渗人的好饿,明明食物已经在他的嘴里,为什么会这样?河湖村除了这些食物,目前也没别的可吃的东西啊!

如果连这些食物都不能解决饥饿,那么什么东西才能让他安静?

眼看老张痛苦得双手发抖,连手里包装袋都拿不住,赵如眉靠近给了他一个治疗技能,该治疗倒是有所缓和,但没过半分钟,他又开始喊饿。

很显然,治疗并不能有效治愈这种饥饿感。

赵如眉果断起身踏出房间直奔厨房,把那条小白鱼捞了出来,直接用空白魔法纸把它蒸熟。

“你们尽快起火,煮点黑鱼。”料理完这条明确可以被渔民食用的小白鱼,她不容置喙地吩咐少年们。

幸好下午的时候,四个小队的玩家带了钓具出去,他们击杀黑鱼时,习惯性地留了一批黑鱼尸体。眼下厨房里就有现成的黑鱼,这本来是用来剖取鱼油,用来当饵料的材料。

“好香啊……”

岳嫣嫣闻到一股鱼香,顿时被勾起了馋意,但想到小白鱼只有一条,且张叔说是快饿死了,调查员明显是拿去给他吃的。她强忍着这股渴望,手脚麻利地与同伴进入厨房着手生火。

赵如眉从离开房间再到带着小白鱼赶回来,只过去不到半分钟,但老张却从一开始的状态危急严重得只剩下一口气,他躺在地上,已经喊不出饿,也就是胸膛还在起伏。

这因饥饿引起的严重后果把观众都给看傻了,一般人听到‘再不吃东西就要饿死了’这种话,往往会觉得有夸张成分在,但老张这是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真·饿死。

从渔民说他快饿死,但只剩一口气,连三分钟都不到。

赵如眉将人翻过身来,伸手从巴掌大小的小白鱼上抠下一块鱼肉,掐着老张的腮帮子强迫他张开,并把鱼肉塞进嘴里。就这么塞了4块鱼肉左右,老张微弱的呼吸终于缓和下来,他不再喊饿,也有了点力气睁开眼。

“蓝调查员……”

老张认出了扶着自己的年轻男性,在他的搀扶下,他坐稳了身躯。

“这里还剩一半,你先吃,我让人拿点水来。”赵如眉松开手臂,把摆在包装袋上的半条小白鱼翻过来,递给老张说罢,自己来到门口招呼少年们递水过来。

老张眼下也顾不上吃相,他用手剥着鱼肉,一点一点,连鱼头鱼尾的肉都没放过。

等他吃完,调查员才把一瓢水递给他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我感觉好多了。”

老张猛灌了一大口水,心有余悸地看着地上被他撕开的大大小小包装袋,忍不住倾述道:“这些食物不饱肚子啊,我越吃越饿,感觉胃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现在吃了鱼肉,倒是有沉甸感了,也没那么饿了。”

“可我昨天晚上吃这些东西,也没觉得不对啊。”老张很是困惑。

“没事就好,先去厨房吧。”赵如眉冷静安排道。

老张‘诶’了声,把这些包装袋收拾着,装在一个大袋子里。剩下没吃完的,他也还是带回了厨房。

此刻厨房正在煮黑鱼。

“你们以前吃黑鱼,毒死过人吗?”赵如眉看向在场的半大少年问。

“没有,但它味道很难吃,而且吃了就会吐,严重的还会肚子绞痛。”少年们摇头说,“吃多了肯定会死。”

渔民之所以没吃死,是因为黑鱼的副作用立竿见影。除非是走到了不吃就得死的地步,不然他们除去最初的尝试,根本不会主动多吃作死。

“你们尽快去把其他渔民叫起来,让他们在厨房集合。”赵如眉果断安排道。

少年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提前叫醒他们,但都老老实实地照办了。

在叫醒期间,有渔民饥肠辘辘地来到厨房询问能不能吃点食物,他们感觉好饿。

此时黑鱼还在煮,离煮熟还需大约2-3分钟。

对于该渔民的请求,赵如眉从食物资源堆里拿出了一袋饼干给他。他一开始吃了一小块,在调查员的询问之下,表示不那么饿了。

结果每过半分钟,这次的饥饿比之前更强烈。

他把自己的感受告知了调查员,又啃了两块饼干。可这饼干越来越不抗饿,他自己也感觉不对劲。

“我怎么觉得越吃越饿啊……”

这位渔民一边咀嚼饼干,一边喝水。最后他干脆抛弃了饼干,改为喝水。起码这水喝下去,好歹还能提供一点饱腹感,比饼干越吃越饿好得多。

“这些食物不适合你们长期吃。”赵如眉通过观察得出结论,捞了一条鱼头被切下来的熟黑鱼递到他面前,冷静道,“暂时吃点这个鱼肉吧,除了这个,也没别的能吃。”

“小白鱼要等天黑才能捕捉。”她说。

是不吃黑鱼饿死,还是忍着有可能发生的呕吐与腹痛副作用,先扛个把小时?

调查员替这位渔民做出了选择,而他也确实不打算饿死。他当即接过这条鱼,剥着它的鱼肉吃起来。

在他品尝期间,赵如眉密切观察着他的神色,当他吃到一半,胸膛起伏一副要呕吐的表现时,她果断拿出灯盏燃烧了一颗治疗药珠。

治疗能量一涌入该渔民体内,瞬间消除了那无法自抑的呕吐感,甚至还让他感觉气力恢复了些。

他目露诧异,又特意吃了几块黑鱼肉,发现除了味道实在是没滋味外,那些副作用居然一直没有出现。就在他以为这黑鱼转了性,在他吃第二条时,呕吐感袭来。

他的品尝被打断,好不容易吃下去的鱼肉,大部分吐在了河湖里。

不过吐归吐,好歹他这饥饿是暂时缓解了,这让不少观众都跟着松了口气。渔民要是最终没死在水蜘蛛的毒液里,反而被饿死,那可就有意思了。

[我艹,我还以为就水蜘蛛这一个威胁,没想到食物也这么重要,居然真都能把渔民饿死。]

[目前看来这种饥饿好像是因人而异,这些少年们就稍微好一点,反倒是年纪最大的老张最先扛不住。]

[这跟年纪没太大关系,主播不是问了吗,好像是他昨晚吃的食物份量比其他人多了点,所以饿得也快,这些食物资源简直差点变成毒药。]

[跟食物没太大关系吧,昨天晚上他们就饿了,吃食物的时候也没出现问题啊。我觉得小白鱼或者说河湖的鱼肉能给渔民们提供某种能量,短期不吃没事,一旦长时间不吃,就会出现极端饥饿的情况。]

大弹幕:[长时间不吃出问题+1,这跟主播们的食物真没太大关系。x5]

大弹幕:[那今晚不光要对抗水蜘蛛,还得抓小白鱼啊!今晚要是捞不够吃的,估计要崩。]

在黄昏来临之际,调查员吹响的口哨声已经断断续续持续将近半个小时。

从芦苇荡里出来,被召集的玩家纷纷划着竹筏靠近建筑,得知渔民出现了极端饥饿情况。并且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部分渔民扛不住饥饿吃了黑鱼,正在承受呕吐的副作用。

渔民可是主线任务的关键啊!

这些玩家不疑有他连忙使用治疗技能与治疗道具,抑制他们的症状。

本来白天在芦苇荡里忙活了大半天,受精神干扰状态不怎么好的灵猫与队友先后回到建筑,一听渔民还能因吃不到鱼而被饿死,忍不住叹了口气:“等晚上抓鱼吧,不抓还能怎么办?”

在畸变水蜘蛛出来前,巨鱼会先苏醒紧接着召唤出小白鱼,这是众人抓鱼的机会。灵猫想到这次的小队主线,理论上四个小队只要不发生内斗,有大概率可以共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