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风情万种小辉柳菲菲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想到这里,我心里又冒出一丝古怪的情绪,子路这个艺名对整个夜来香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她作为会所里的话事人,不可能会忘记,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这个位置坐的踏实无比,即使是将这个名字轻易许给了我,也不担心别人会对她有什么不利,那么柳菲菲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揉了揉太阳穴,这时候小新在我旁边低声道,“来了来了,看到没有,就是门口进来穿着黑色衣裤的那个,他姓庄,艺名叫飞云,我们一般都叫他庄飞云。”

我从二楼的扶手处看向楼下,只见会所里走进来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四的年轻人,留着利落的短发,外表不是特别帅气,但胜在足够耐看,脸上挂着的也是但淡淡的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极有品位,看起来就像是有人特地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庄飞云刚走进门,就有女服为她引路,低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庄飞云笑了笑道,“行,待我去二楼,我也有几天没见到她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抬头,由于视角原因,刚好对上我的眼睛。

庄飞云极有自信,目光里虽然没有多少锋芒,但我还是有些承受不住那种如钝刀子割肉一般冰雪逐渐消融的温和眼神。

庄飞云走到我们旁边,朝我淡笑道:“你就是子路吧,我是飞云,很高兴认识你。”

我心脏急速加快,感觉自己紧张到了极点,和他握了握手点头道:“是我。”

庄飞云丝毫不顾形象的哈哈笑了两声,便没再说话,顺着二楼走廊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消失在我们面前。

等他走后我问道:“小新,我看他性格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为什么你说我有麻烦了?!”

小新一脸无奈的摇摇头,“他确实属于对谁都很好的那种性格,但在我们艺人这个领域来说,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拿到子路这个名字。你说说,你现在就是横在他面前的一块绊脚石,如果你是庄飞云,你会怎么做?!”

“我要成为子路的话……”

我不由眯起眼睛,“不管是谁,都要统统消失!”

“小新,我记得那会儿你还说,你进了夜来香两年,却依然只是最低级别的艺人?”

对于庄飞云,我没有任何办法,但我始终相信一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没错,我在夜来香混了两年,依然只是个最低级别的艺人,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很羞愧,感觉根本说不出口?”

小新看了一眼庄飞云离去的方向,笑着问我。

我点点头,“刚刚是有这个意思,不过现在没了。”

小新哈哈笑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之前柳经理带你去见的都是艺人,但在我们这圈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称得上艺人,绝大部分人,都还停留在需要用身体的地步,这样的人,他们只能叫公关。”

我略一思索就想明白了,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只要进入了会所,就能用艺人这个称呼。”

小新摇摇头,说道:“在这行,许多人都还指望着自己的身体能争点气,但对于我们而言,早就过了那个阶段。也只有到了我这样的,最低级别的艺人,才算是真正踏入了这一行的门槛。”

“那些普通公关呢?”

“他们只能寄希望什么时候能转运,被某个有钱的女人看中,然后能飞黄腾达。但现实恰恰是,他们越是这样想,机会就离得他们越遥远。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如果当初我遇到第二位子路的时候,他问我要一只打火机,若是我出去找了一只打火机给他,而不是直接告诉他没有,或许我现在可能比不上庄飞云,但也不会太差。”

小新说着将手里喝光的柠檬水杯放到一边,搓了搓手,“我们会所也有很多普通公关,但说起地位,在夜来香应该算是最低的一个群体,这也是柳经理没有带你去一一了解的原因吧。”

“而且人太多,要是一个一个去见,现在你都肯定没有回过神来。”

小新说完刚一说完,一位女服务员走到他身边道:“小新哥,王姐找你。”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小新理了理衣服,对我说道:“子路哥你应该感到很庆幸,因为在夜来香,你是唯一一个没有经过公关那一步,直接就升为艺人的,我们不敢去揣摩柳经理的想法,但我们知道,这对你肯定有利无害。”

说完跟我打了个招呼,就带着那名女服务员一起走进了二楼拐角,这时我才明白,或许我之前理解的有误,只有艺人才有资格带人上二楼,而二楼的房间,全都是为他们准备的。

现在已经是十点半,夜来香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夜来香”,各种或浓郁或清淡的香水气味充斥着一楼大厅,一个女人走过来,带起一阵香风,另一个女人挽着身边男人走过,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香气顿时将之前的味道冲散。

我走下了一楼,柳菲菲并没有叫人陪着我,也没有让人告诉我该怎么做,但我听了小新一席话,确实明白了许多。

“小容。”

仿佛是本能就知道应该做什么似的,我走到前台旁静静站着的小容旁打了个招呼。

“子路哥,你怎么来了。”

我苦笑道:“你们叫我子路可以,但这声哥还是免了吧,我真的当不起。”

“嗯嗯,好的子路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小容看了看二楼,仿佛是想起了之前给我们送过柠檬水,又跑上去将柠檬水杯拿了下来,稳稳的端在手里。

我感觉即将要说的话可能有些尴尬,于是换了个方式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是新人?”

小容仰着脑袋思索了一下道:“嗯,好像是。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子路哥?”

我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小容说不上漂亮,胜在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但穿着这一身白色的制服,又多了几分邻家姑娘的味道。

而她刚刚那个动作,实在是让人有些招架不住。

我干咳了一声,最后还是舔着脸道:“小容,是这样的,因为我是新人,所以没有固定的客人……”

我望着小容故意停顿了一下,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但结果让我失望了,这丫头脑袋似乎有点一根筋,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

我继续道:“我就在那边的休息室里,如果待会儿有新客人,或者没有固定艺人的客人,你可以叫一下我。”

说完这句话,我感觉整张脸都臊的发红,变得滚烫,整个人臊的想找个地缝儿钻下去。

“咯咯咯……”

这一回小容终于听懂了,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看着他笑的肆无忌惮的样子,我忍不住脑门上飘出道道黑线。

“好,子路哥,我会帮你留意的,如果有合适客人的话,我肯定第一个告诉你。”

小容说完就赶紧离我远了一点。

我捂着脑门儿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半晌只好说道:“行,多谢小容了。”

说完就离开了大厅,顺着走廊来到一楼的休息室里。

此时休息室里并没有人,我走进去之后就闻到一股子香气,估摸着应该是小新他们三个身上的香水味道。

我将窗户打开,外面的冷风顺着窗棂吹进来,顿时整个房间里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的气息烟消云散。

我深呼吸几口,刚刚在大厅里那种羞臊的面红耳赤的感觉终于随着后背上那股被人注视着的感觉一起消失不见。

我一个人在休息室里等待着,想到即将面对的事情,心里多了几分有些紧张,同时也开始害怕起来。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态,一方面希望小容能给我带来客人,另一方面又希望小容告诉我,今晚没有合适的客人。

因为等的无聊又忐忑,我干脆拿起手机给柳菲菲发了一条消息,问她现在有没有事,没事的话就陪我聊会儿天,但一直等到十一点,小容都没有敲门,柳菲菲也一直没有回复我的消息。

我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腰,站在休息室房门旁边朝大厅的方向瞥了一眼,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我只好无聊的在凳子上坐着。

咚咚咚。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给柳菲菲再发过去一条消息,房门突然被敲响。

我心里一紧,连忙站起来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虽然我知道即将面对的只是客人,但隔着门还没有第一次接触,心里竟然就升起了一种丑媳妇见公婆的感觉。

“子路哥,我可以进来吗?”

这时门外传来小容的声音。

“请进。”

我尽量让自己声音显得不那么紧张,装作一脸淡定的望着门口。

咔嚓。

休息室的门被打开,小容身后跟着一名约莫三十来岁的女人,女人画着淡妆,如绣的眉眼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女人穿着一身绯红,上衣从脖颈到肚脐,小马甲只能堪堪遮住最丰满的地方,而下身的开叉及膝短袍,更是恰到好处的将优美的曲线展示的纤毫毕露。

“雯姐您好,这是我们夜来香会所新来的子路,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先跟他聊聊。”

小容满脸笑意,完全没了之前和我打闹时那副随意的模样,说完就退出了房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