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上广电小说网 > 无敌仙尊重返都市薛安 > 第2412章 设计
 
司道远一口一口的喝着闷酒,一旁传来的女子哭声,令他的面色阴沉的简直都能滴出水来了。

“呜呜呜我那可怜的光忠啊,居然就这么死了,这可让我怎么办才好啊!”

坐在司道远对面的是一名鬓发散乱的女子,此刻正在掩面哭泣。

司道远心烦不已,将酒杯重重墩在桌子上,“好了,别哭了,哭得令人心烦!”

女子止住悲声,抬起头来看向司道远,“老爷,难道光忠就这么白死了吗?”

说话者正是司光忠的生母,也就是司道远平时最宠爱的一房姬妾,名叫念双。

此刻司光忠身陨,身为母亲的她自然悲痛不已。

司道远皱了皱眉,轻叹一声,“光忠的死我也很难过,但他乃是死在了沈家的手中,这还能怎样?”

念双面现恨色,“可为什么司明奇那个家伙就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他跟光忠一向不和,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老爷还不如直接将他给杀了,好为光忠报仇!”

司道远冷笑一声,“这个自然不用你来操心,但是现在风头正紧,不适宜动手,等过段时间,风声稍稍过去些后,我自然会想办法让他为光忠偿命!”

言语中满是恨意,哪里有半点身为父亲的慈爱。

听到他这么说,念双方才满意,又为司道远斟满了一杯酒。

“老爷,听说楼家的事出了岔子了?沈家的人怎么会突然插手呢?”

司道远长叹一声,“谁知道呢?我也正在为此事发愁呢,若真是沈家插手这件事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

“能有什么不好办的?大不了咱们主动放弃就是呗。”念双说道。

“呵呵,哪有那么简单哦!想那沈家乃是不世出的豪门,甚至一点都不逊于上古百家,他们突然出手,显然不仅仅只是针对这一件事而来啊!”司道远愁容满面的说道。

“老爷不用太担心,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司家身为药师联盟的十大家之一,也算有点影响,那沈家就算真想动手也得掂量掂量的!”念双宽慰道。

司道远闻言轻笑一声,然后便将这念双揽在了怀中,“说起来还你贴心啊!”

正当他们夫妻二人在房中商议之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求见之声。

“家主,以成长老求见!”

“哦?他来了?快让他进来!”司道远立即站起身来,十分急切的说道。

对于司以成,他可谓极其倚重,平素很多事基本上都是由他来决策,尤其现在这件事,更是需要好好商量一下。

而一旁的念双则赶紧整理好散乱的鬓发,刚刚坐定,司以成便面带笑容的走了进来。

“见过家主,见过二夫人!”

“嗯!以成快坐!可是事情有了什么变化了吗?”

司以成坐在椅子上,不急不缓的喝了口茶水,这才淡淡道:“家主稍安勿躁,我此来正是说这件事的。”

“哦哦哦不急不急,来人啊,上酒菜!”

眨眼光景,一桌丰盛的酒宴便摆了上来。

二人落座之后,这念双便在一旁斟酒倒茶。

酒刚过三巡,司道远便急不可耐的说道:“以成,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让你调查的事可调查清楚了么?”

司道远也不是傻瓜,自然明白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因此特意让司以成帮他调查一下司光忠的具体死因。

闻听此言,司以成微微一笑,放下酒杯,“自然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件事实际上确实跟他无关,光忠少爷就是因为外泄的剑气而死!”

司道远微微一怔,至于这位念双更是勃然色变。

“怎么可能,那为何去了那么多人,偏偏就他一个人回来了?我不管,他就是得为我的光忠偿命!”

“好好好,既然二夫人都这么发话了,那等事情了结之后再找个由头弄死他也不迟。”司以成轻描淡写道,然后看向司道远。

“家主,我这次最主要的却不是因为这个!”

“哦?那是因为什么?”

“您可知道沈家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吗?”

司道远立即坐直身躯,目光炯炯的问道:“因为什么?”

“沈家并未是为了我们司家跟楼家的事情而来,他们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那名名叫薛安的少年!”

司道远浑身一震,“此言可当真?”

“千真万确!”

司道远就感觉心中一直悬着的一块大石头轰然落地,心怀大畅之下,不禁大笑三声。

“好好好!不管是为了什么,只要他们不是为了我司家而来就行!来,以成你也辛苦了,我敬你一杯!”

司以成笑着饮下杯中酒,然后清了清嗓子,接着往下说道:“事情已经打探清楚,那位姓薛的居然就是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兵家那名少年!”

“哦?”司道远放下酒杯。

虽然相隔极远,但兵家所发生的事他也有所耳闻。

“那后面是怎么回事?这沈家为何要找他的麻烦?”

“不知道,只是听说这少年手中居然握有一柄沈家剑心,为此沈家自然要调查清楚!”

司道远闻言脸色也变了。

沈家剑心的重要自然毋庸置疑,再加上这次大战,这个薛安居然将沈家派来的人都给斩杀了,两相叠加之下,这件事估计更难善了了。

“嘶,这里面若是再牵扯上兵家,那就更错综复杂了!”司道远倒吸一口冷气道。

“谁说不是,但不管怎样,这些事跟我们司家没什么瓜葛了!”司以成笑道。

“是是是,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还是以成你老成持重,幸亏当时我听了你的劝告没有轻举妄动啊!来,再喝一杯。”

又是一杯酒下肚。

不知怎地,今天司道远显得有些不胜酒力,不过几杯酒下肚,脸色已经酡红,但他的神情却很兴奋。

“以成,你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楼家的那样东西咱们还有没有机会得到?”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司道远的脸上满是贪婪之色。

“怎么?”司以成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寒芒,语气淡然道:“那件东西……家主您还是念念不忘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